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羽鳳志:無愛姻緣

更新時間:2018-08-06 10:14:24

羽鳳志:無愛姻緣 已完結

羽鳳志:無愛姻緣

來源:掌讀聯盟(女)作者:滄語詩分類:歷史主角:陸語萱南宮慕

小說主人公是陸語萱南宮慕的小說叫《羽鳳志:無愛姻緣》,它的作者是滄語詩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被父親送走六年,再次回來,卻還是只為了替代家里的掌上明珠嫁給聲名狼藉的五王爺,從此卷進了朝局爭斗。雖是政治婚姻,但是她卻不怨不悔,因為他曾是她心中的眷戀。這一生,不管結果如何,她只想陪他走下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陳渡的家離青山書院不遠,沒走多久就到了。只是,這居住環境想必是這片貧民區域里最差的了。語萱環顧著這間矮小的木屋,屋外的空地上,放著一個簡單的木架子,上面整齊地曬著衣服,雖然衣服上有不少補丁,但是卻洗的很干凈。

木屋的門緊閉著,看似沒人在家。

年輕的夫子帶著些歉意看向語萱,說道:“小渡似乎不在家,如果小姐信得過在下,可否告訴在下小渡做了什么?等小渡回來,在下一定嚴加管教,并帶他登門造訪向小姐道歉。”

語萱看著一臉嚴肅的年輕夫子,剛想說些什么,木屋里突然傳來了一陣咳嗽,隨后,木屋的門被打開,一個年輕的女子面色蒼白地站在門口,虛弱地扶著門沿看著他們。

“夫子,小渡是出了什么事嗎?”年輕女人的身體似乎很不好,就說了這么一句話都仿佛用盡了她的力氣。

夫子見狀急忙走到女子身邊,關切地問道:“幾日之前不好挺好,今日怎么就病得這么嚴重了?”

面對夫子的關切,女人只是擔心地問道:“小渡是出了什么事嗎?”說著,又看向站著的語萱和玲兒,“這兩位姑娘是誰?是來找小渡的嗎?”

今天早上因為自己咳得太厲害,小渡這孩子就說要去給她找大夫,自己還沒來得及阻止,便跑出去了,直到現在還沒回來。

看著年輕女子蒼白的臉,語萱有些擔心地說道:“夫子,快扶她進屋吧,外面風涼。”

聽了語萱的話,夫子謹慎地扶著女子的胳膊,柔聲說道:“先進屋再說吧。”

語萱和玲兒也隨后走進了屋子,屋內的布置更是簡陋,兩張木床靠著一側墻并列放著,屋子中間放了一張窄小的桌子,和兩把矮凳,而屋子的另一角落,有一個用石磚搭起的簡易爐灶,上面放著一口早已被火煙熏黑的小鐵鍋。

不過,慶幸的是屋里很干凈,通風良好,屋外的陽光也能照進屋里。

“夫人能否讓小女診一下脈?”語萱看著女子,開口說道,:“剛好小女也略懂些醫術。”

或許,語萱的話太突然,二人沒有馬上回應,但是看著語萱認真的眼神,年輕女子點了點頭。盡管絲巾遮面,讓她看不清眼前這位素衣女子的容顏,但是那對明亮而平靜的雙眼讓她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感。

得到女子的同意,語萱輕輕拿起女子的手腕,認真地為其把脈。女子的手腕很纖細,并不像窮苦人家一直干農活的婦人。

只是,脈象很虛,看來這病有一陣子了。

“最近咳嗽是不是變嚴重了?”語萱微皺著眉問道。

此刻,女子也同時輕咳了起來,然后說道:“是比幾日之前嚴重了些。”

語萱放下女子的手腕,說道:“雖然只是普通的風寒,但是因為夫人本身就比較虛弱,再加上一直沒有治療,現在風寒加劇,寒氣已經入侵體內。不過,只要吃上幾副祛風寒的藥,飲食要注重清淡,晚上睡覺之前再以熱水泡腳以祛寒氣,幾日之后便會痊愈了。不過,這幾日,夫人還是不要碰生冷的水比較好,免得舊的寒氣未除,又受了新的寒氣。”

說罷,然后轉而看著夫子說道:“小女要去買些藥材,夫子可否先在這照顧著?”

“可以是可以。只是如果去買藥,在下去就行了,小姐不用親自前去。”說著正準備出門,卻被語萱叫住了。

“夫子手上沒有藥方又如何買藥,正好小女也要再買些別的東西。”說罷,語萱就向門外走去,完全不給人拒絕的機會。

而玲兒也趕緊跟著自己的王妃,現在的她根本就還沒搞清狀況,明明她們是來找那個小偷尋回玉佩的,怎么現在就變成要去給不認識的人買藥了。但是,這是王妃要做的事情,自己也只能跟著。

結果剛出門,就看到那個小偷就站在屋外。

顯然,對方也因為看到了她們而驚慌不已,心虛地問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看到他,玲兒的怒火又冒了起來,氣呼呼地說道:“還不是為了來找你這個小……!”

“玲兒!”

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己的王妃打斷了。這下她又發現自己似乎又多言了,有些委屈地閉上了自己的嘴。

“是渡兒回來了嗎?咳咳……”屋里傳來了女子虛弱的聲音。

“娘,我回來了。”這么說著,陳渡急忙跑進屋里,才發現夫子也在屋里,不由吃了一驚。

“夫子怎么也在這里?”

看到陳渡,年輕夫子原本柔和的臉頓時變得嚴肅起來,問道:“好好說說今天你都干什么了?”

看到夫子這么嚴肅的表情,陳渡又看了看正擔心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默默低下頭。他不能讓母親知道他偷了人玉佩的事。

“夫子可否之后再詢問詳情。”語萱站在屋外看著屋里的情況,平靜地說道:“現在夫人需要好好休息。”

被語萱這么一提醒,年輕的夫子才緩和了自己的神色,說道:“小姐說的是。”

“還有,”語萱又接著說道,“你叫陳渡是吧?可否隨我一起去藥行給你母親買些藥材?”

陳渡一聽,驚訝地回頭看向語萱。她們不是來找回玉佩的嗎?可是,他沒有從她的眼神中看到東西被偷的惱怒。

不由地點了點頭,陳渡轉頭看著自己的母親說道:“娘,我去去就回來。”

最近的藥行距離陳渡家也有近半個時辰。這一路上本來喜歡說話的玲兒竟一句話都沒有說,看來這孩子的怒氣還未消。而陳渡這個孩子,似乎也因為偷竊一事,只是安靜地跟在自己身后。

剛進藥行,藥行的老板看到陳渡就突然不耐煩地說道:“你怎么又來了,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就你那幾個銅錢是買不了藥的。”

語萱回頭看陳渡,只見陳渡低下了頭,微咬著嘴唇,不言語也不走進店,就這么站在店門口。

“老板,怎么回事?”語萱向老板詢問道。

“這個小孩之前剛來過,拿著幾個銅板就想買藥,我一直好說歹說告訴他錢不夠,可他就是不聽。最后好不容易走了,現在又來了,真是晦氣。”老板惱火地說著。

聽了老板的解釋,語萱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經過。只是這位老板聒噪的聲音實在讓她聽了有些煩心,開口打斷了他抱怨的話。

“老板,有紙筆嗎?”

“啊,有的有的。”說完,老板急忙拿出了筆墨。

語萱在紙上寫下了給陳渡母親的藥方,然后遞給老板說:“按照這個方子,給我拿五副藥。”

既然生意上門,他哪還有時間管門口那觸霉頭的孩子,急忙照著語萱的方子抓藥。不出一會兒工夫,藥便整整齊齊地包好,放在了語萱的面前。

“這是小姐您的藥,請拿好。”

“謝謝。玲兒,拿錢出來吧。”

玲兒有些不情愿地從荷包中拿出一錠碎銀子正準備遞給老板卻被語萱叫住了。

“把錢給陳渡。”接著,語萱又看著站在門外的陳渡說道:“陳渡,你過來。”

此舉讓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包括被陳渡自己。陳渡疑惑地看著語萱,完全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猶豫了片刻還是走進了藥行。

玲兒疑惑地看了看語萱,只是自己的王妃神情堅定并不像在說笑,只能轉身將錢遞給陳渡。

“這是你買的藥,你把錢給老板吧。”語萱看著陳渡,聲音柔和地說道。

陳渡看著手里的銀子,從剛才就一直壓在心中的委屈讓他鼻頭一酸,但是天生的倔強的性格忍住了想要流出眼眶的淚水。然后將錢遞給了老板,說道:“老板,這是藥錢。”

直到此刻,老板才明白,這位素衣小姐是在為那孩子出頭。因此,神色僵硬地接過錢,說道:“我……我這就找錢去。”

出了藥行,語萱就讓玲兒將藥材給了陳渡,并對陳渡說道:“這藥每天一副,用溫火煮一個時辰,每副藥都分三次服用。白天陽光正好的時候記得帶你母親出門走上半個時辰,這樣有助于幫助她恢復氣血。還有,病情痊愈之前不要讓你母親碰生冷的東西,特別是涼水,要不然又會有新的寒氣入體。”

聽著語萱的說明,陳渡不自覺紅了眼,有些難受地說道:“對不起,偷了你的玉佩。”

對于突然而來的道歉,語萱微微一愣。她做這些并不是想要得到道歉,這只是出于跟在外公身邊六年養成的習慣而已。雖然那個玉佩是她出嫁時宰相府給她準備的嫁妝,但是對她來說并不是很重要,所以被偷了也就偷了。

不過,看到眼前強忍著眼中淚水的男孩子,語萱還是伸手撫摸了一下陳渡因羞愧而變得更低的頭。

柔和地說道:“雖然偷竊是不對的,但是你也是因為你的母親。只是,你要知道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會對你施以援手,要想很好地照顧你的母親,你要有自己的力量,變得強大起來。要不然,你只能低人一等地生活著。”

看著陳渡,語萱不知為何說出了這么一番話,或許他無助卻又倔強的樣子觸動了她心靈深處的記憶。當年,母親病重的時候,自己也曾這樣無助過。

陳渡點了點頭,然后從懷中拿出了玉佩遞給了語萱,說道:“我本來想拿去賣了的,不過,現在還給你。”

“為什么沒有賣?”

“總覺得要是賣了的話會對不起母親和夫子的教導。”

這個孩子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是個有著自己尊嚴并能分辨好壞的孩子。

“但是,你把玉佩還給我了,以后就更沒有銀兩給你母親買吃的了。”

“我已經想好了,我現在已經十二歲了,等母親病好了,我就到大戶人家當雜工,這樣就能掙到錢照顧我的母親了。”陳渡笑了起來,原本還未脫稚氣的臉此時有了種大人般的成熟。

只是這種成熟讓語萱有些心酸,這孩子比當年的自己堅強多了。

語萱微微笑了起來,說道:“我們再去買些食材,就一同回你家去吧,小渡。”

語萱突如其來親昵的稱呼,讓陳渡再次露出驚訝地表情。這一天帶給他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但是如果以后能有機會,他一定會報答她,不管是什么事情。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古裝小說
  3. 青春小說
  4. 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