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恐怖 > 撈尸詭事

更新時間:2019-05-17 10:54:18

撈尸詭事 已完結

撈尸詭事

來源:追書云作者:流浪行柯分類:恐怖主角:曲海

主人公叫曲海的書名叫《撈尸詭事》,是作者流浪行柯最新寫的一本懸疑靈異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胡一仙說他是這臥龍湖的管理員,帶我和馬大膽回到他的家中,可他馬上就離開,這讓我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半夜,見胡一仙自己一人出去了,我在后面悄悄地跟了上去。尾隨到臥龍湖,他居然脫下衣服露出了長滿了鱗片的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亮光雖然微弱,但在漆黑漆黑的水下,別提多醒目了。我看到亮光的一瞬間,竟然有了片刻的精神恍惚。

一陣哆嗦,我覺得這東西有些邪性,所以就刻意不去看它,向著更深的水底摸索。

又摸索了十幾秒,我朦朦朧朧看到了下方的一團黑影,我猜八成就是馬大膽,所以就摸了過去。

在黑黢黢的水里,所有的感官似乎只能依靠觸覺了,我摸了摸黑影的頭,確定無誤就是馬大膽那扎手的硬毛,心中一喜。

馬大膽似乎早就知道是我,硬生生的推了我一下,意思似乎是讓我趕緊滾蛋。

好家伙,生死關頭你他媽倒是仗義,可我曲爺也不是孬種。我順著馬大膽的頭向身子摸索了過去,向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把他拖了下來。

當我摸到腳腕子的時候,心中不由得罵了一聲。因為我竟然摸到了一根足有手臂粗細的藤蔓,我用力掰了掰,這東西就像天生長死在馬大膽身上似的,紋絲不動。

我心說這可他媽不是辦法,估摸著沒等我掰開這東西,馬大膽就嗝屁了。

我靈機一動,既然這東西像植物藤蔓,那是不是也有根系?說不定它的弱點就在底部。

此時也顧不得害怕,革命友誼沖破了所有牛鬼蛇神的恐懼,我他媽還是戰戰兢兢的順著藤蔓向下摸索了一會。

不過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這他媽藤蔓怎么向著剛剛那亮光處延伸了過去,我心底里說要遭,可還是不想就這么放棄,機會我只有這么一次,要是我犯慫跑了,馬大膽可就真***沒救了。

我硬著頭皮加快了速度。果不其然,這藤蔓果真是在那亮光附近扎下水底的泥地的。而且整個圍繞那亮光附近,這種粗粗細細的藤蔓密密麻麻的,簡直多到數不清,它們全部向水面延伸,我瞬間想起了那滿江的浮尸。

心中頓時咯噔一下,感情那浮尸都是這觸手一樣的東西控制的?我不禁有些膽寒,因為怕自己也淪為那浮尸全家福中的一員,想想那場景都覺得惡心。

所有的藤蔓都是圍繞著亮光生長的,而且越靠近亮光的地方,生長的越發粗大和密實,最粗的一根,竟然有老子的大腿粗細。

我心說要是這東西捆在自己身上,估計天王老子看著都沒轍。

這時我突然感覺背后突然被什么戳了一下,我心中有種不詳的預感,剛一回頭,一根前頭纖細,后面粗壯無比的藤蔓就向我飛快的射了過來。那速度和精準度可不像植物能達到的,更像蛇一樣,我趕忙側著身子,算是躲過了這一下。

我知道這下完了,老子非得九死一生了,索性心一橫,直接向著那亮光快速游了過去。

這些藤蔓全部圍繞著那亮光生長,卻又不敢靠近亮光,其中的原因我雖然不知道,但這亮光處絕對不是什么等閑之物,興許老子搏得一線生機的機會還只能靠它了。

我距離亮光越來越近,等靠近之時,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冰涼江水,因為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那眼睛足有臉盆大小,鐵青色,眼睛當中的亮光閃閃爍爍,感情那亮光竟然是它的眼珠子。

那眼睛一動不動的,好像靜謐之中在窺伺著整個世界。

我一時不知所錯,不過后退是不可能了,因為慢一點都會被那藤蔓捉住,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我硬著頭皮向那眼珠子游了過去,我看著那泛著橘黃色又有些散發暗淡綠色光芒的眼珠子,突然有種被洞穿的感覺,仿佛在它注視之下,自己像水一樣透明。

不過很快我發現了問題,這他媽根本不是什么眼睛,而是不知什么人在這里雕的一石刻,眼睛栩栩如生,那個眼珠子一樣的東西竟然是塊發光的夜明珠一樣的東西。

其實那東西不大,只有拳頭大小,但在這水下詭異氣氛下,顯得有些驚悚。我心中不禁犯了嘀咕,這他媽是誰沒事干當水底這么個東西嚇唬人?

不過時間可不容我多想,心說就是你了,既然這些藤蔓既怕你又想依附你生存,那老子就把你摳下來,看看能不能借著你的能耐,逃出生天。

我伸手去摳那寶玉,誰知大腿此時竟然被什么纏住了,一陣刺骨的痛感瞬間傳了過來,我知道自己顯然被藤蔓逮住了。

不過最可怕的還在后頭,那塊放光的石頭嵌得很牢,我用了半天力氣也沒能撼動一分,但此時我渾身早就被那粗粗細細的藤蔓纏滿了,它們似乎對這發光石頭有些畏懼,所以此時距離石頭最近的手和腦袋還是暴露在外的,身體整個包裹得像個蠶繭。

這些東西有意想在拉扯我,力量奇大無比,我雙手則死死摳住了那石頭。

我渾身有種被撕裂的感覺,很快我覺得這種痛苦快達到臨界點了。突然感覺手上一松,那放光石頭竟然被我生生扯了出來。

一陣大喜,可不久我就發現就算我手握著石頭,這些觸手一樣的藤蔓仍舊不放開我,甚至有些想直接勒死老子的意思。

我甚至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骨頭在咔咔作響,內臟被積壓得變了形狀。我知道這下完了,看來這些怪物是真的發怒了,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很快窒息感淹沒了疼痛,我感覺自己這下死定了。

絕望之時,我覺得一個黑影向我漂了過來,雖然我當時意識恍惚,但那黑影經過之處,那些藤蔓竟然猶猶豫豫得都退縮到了一旁。

直到黑影游到我面前,仿佛是打量了我一番,確定我是個人,不是這藤蔓精生出的什么怪胎后,仿佛揮動了什么東西敲打了一下包裹我的藤蔓。

接著那藤蔓竟然全部松開了,我當時震驚得不行,心說這世界上還有這么牛逼的人物?感情您祖上不是伐木的吧?這藤條子看到你就像看到閻王爺一樣的害怕?

突然那黑影伸手抓住了我握著發光石頭的手,我頓時覺得不好,感情這家伙是他媽奔著這東西來的?

我剛準備掙扎,黑影就拉著我向水面浮了上去。

剛一出水面,老子只想大叫一聲活著真好。這時候馬大膽竟然撐著船出現在了我眼前,感情那黑影是先救了這老小子。

馬大膽伸手把我拉上了船,我才想起剛剛那黑影,回頭掃了一眼江面,卻半個人影都沒有。

這時我身旁卻突然傳出說話聲:“你們倆的膽子可真不下啊?百眼龍王的地盤都敢闖?”

我被說話聲嚇了一跳,一回神,就看到我身旁坐著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臉長而窄,山羊胡很是顯眼。

我和馬大膽對視了一眼,顯然馬大膽也被嚇了一跳,心說這他媽是人是鬼?怎么上來的?

我看那男人倒是絲毫不見外,脫了外衣開始擰水。

“嘿嘿,多謝剛才爺們兒的仗義相救。”馬大膽瞟了我一眼,意思是提防著點這家伙,“在下馬大膽,敢問先生怎么稱謂?”

接著馬大膽向船后推了推我,我有些不知所云,就看到馬大膽回頭向我做了個鬼臉。

他是讓我看向船甲板,我看了一眼剛才我站著的地方,頓時頭皮一緊,心說馬大膽你他媽也太不仗義了吧?

原來就在那人坐著的甲板上,馬大膽不知什么時候用那捆尸繩做了個套,估計是防著那人用的,馬大膽向里邊推我,是怕到時候有意外連我一起套住。

我崇拜的看了一眼馬大膽,不過一想也對,這人的確能耐不小,我們倆也著實得防著一些。

那人笑了笑,道:“古道月下走,人稱我一仙!”

感情這老小子姓胡,叫胡一仙還是和跑江湖的。古道嘛,其實就是對跑江湖的一種簡稱,不過倒是真他媽能謅。

接著我們寒暄了幾句,算是做了個認識。

期間我始終把那塊發光石頭握在手心里,那胡一仙倒是期間瞟了幾眼,但我還沒看出他有什么不軌的企圖,所以警戒心自然而然就放下了。

何況剛剛人家可是救了我,大恩不言謝也就罷了,我要是再對人家有所懷疑,顯然是有些不仗義。

接著胡一仙問我們兩個是怎么來的,我們索性就實話實話了。聽完我的話,胡一仙嘖了嘖嘴,問道:“你們倆知道這里是哪嗎?”

我心說這他媽不是廢話嗎,江面唄,老子在這撲通了一晚上了,不就是為了趕緊上岸。

馬大膽也很是疑惑,不過這家伙似乎更有預見性,問道:“胡先生的意思難不成……”

胡一仙笑了一笑:“你們還以為自己在羅子江的江面?”

他這話一處,我聽得頭皮發炸,心說老子不在羅子江還能在哪?我可是在這陪了一晚上的死倒兒了。

我沒言語,只是表情錯愕不已,胡一仙接著說道:“這里是臥龍湖!早就不是羅子江水域了!”

我和馬大膽對視一眼,兩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明明是在羅子江,怎么就變成臥龍湖了?

臥龍湖是在羅子江的下游,相隔幾十里,是羅子江和附近的白胥河匯流的一處天然湖泊。

要說這臥龍湖可有的說了,在當地的民間傳說里,總有它的影子,更奇怪的是,這湖面的水域雖然很是不小,但湖中卻沒有一個活物。

“臥龍湖和我們龍門鎮相隔怎么也三十里開外,先生你這笑話說得可真有些冷了!”馬大膽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問,“你怎么證明這里是臥龍湖?”

胡一仙起身看了眼滿江的浮尸道“除了臥龍湖,哪里還能有這么壯觀的場面?”

他接著說:“我就是從岸邊來的,我那江漂子就停在幾百米開外的地方,一路上行不了船,我是踩著尸體過來的。”

我腦海中想著那情景就覺得一陣惡心,不過馬大膽卻突然問了至關重要的一句:“你是干嘛來了?”

猜你喜歡

  1. 職場對決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歷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