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更新時間:2019-06-24 14:09:21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連載中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晚風吹行舟分類:仙俠主角:笩晚舟上沅

主人公叫笩晚舟上沅的小說叫《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是作者晚風吹行舟所編寫的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你愛我么?笩晚舟含著淚問上沅,手里的劍止不住的顫抖。上沅沉默不語,為了世人他不能說愛,但是也強迫不了自己說不愛。笩晚舟吐了一口鮮紅的血,漸漸魂飛魄散。如果有來生,但愿我們再也不見。由女主重生,復仇而展...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今日時日也不早了,你們就按照我為你們挑選的法器回去好好練習;明日再來我送你們一些經卷,對應著練習可以更好的提升。”

望舒說完便邁著嬌小的步伐,走進里屋,搗騰起柴火做飯了,一副女人的模樣真有點不習慣。

“喂,茲九!”玲子對著茲九輕輕的眨了一下眼睛,就像往常那樣悄悄打著暗號。

茲九小心的回了一個眼神,以免被殿業發現倆人的陰謀。

茲九,望舒嬸嬸都叫我們走了;你還賴在這干嘛啊?

殿業戳了戳茲九,一臉不耐煩。

“走,現在就走。”茲九拽著殿業殿業的衣袖施法。

“喂喂喂,男女授受不……”

殿業的話都未說完,倆人便消失在桃樹下。

傍晚,星子又悄然爬出天際,月圓之夜;銀灰灑了一地,照的屋外澄澈透明。

三更天了,整個世界變得格外安靜;只留明月和星子在天上竊竊私語。

“布谷~布谷·~”

躺在床上的玲子聽到鳥鳴,便立馬睜開雙眼,隨便穿了一身黑色的外衫,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月光如炬,只見玲子嗖嗖的飛到樹枝上,環望著四周。迅速敏捷;不留絲毫痕跡。

玲子也趕忙學著布谷鳥的啼鳴回了幾聲。

“布谷~布谷~”

不一會兒功夫,便有一個黑影盾到玲子身旁,蒙著面,扎著臟辮;穿著夜行服。

黑衣人在玲子身后輕輕拍了一下玲子的背,并未說話。

“你嚇了我一跳,干嘛蒙面啊?”

玲子嚇了一跳,立刻從十米高的樹飛了下來。

只見那黑衣人也和玲子一樣,從樹干飛到地面。

“這身形,絕對不是茲九的;儼然像一個男人”

玲子在心中揣測,十分不安,便故意放高了音量說:“你是誰?快摘下面罩。”

“我是你爺爺的朋友,今日特來相告。”

那蒙臉人,眼神似劍,聲音渾厚,并沒有傷害玲子的意思。

“我爺爺?我爺爺常年居住在妖界,怎么可能有你這樣的朋友,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偽君子。”

玲子話語犀利,手持彎刀,準備決斗。

“不管你信不信,此時都非絕好時機,像姑娘表明真實身份;望姑娘海涵,日后定有機會讓姑娘知道真相。”

蒙面人像玲子鞠了躬,語言溫潤,絲毫沒有半點不敬之禮。

玲子看著蒙面人行此大禮,心中的戒備減輕了許多;便收起彎刀。

“姑娘,你若想要一個得力的法器;就按照這個地圖去尋找,準能找到得力的彎刀,只是此路異常兇險,望姑娘量力而行。”

蒙臉人說完便化為一道黑煙消失在月色了,地上只留一個地圖。

玲子迅速拾起地上的地圖,揣在懷里;免得被望舒發現。

“嘿!玲子你在干嘛啊!”

茲九突然傳來的聲音,驚的玲子往后退了退,眉毛都擰成八字了。

“我……我沒干什么啊!”

玲子的眼神游離,絲毫不敢直視茲九的眼睛;畢竟這幾百年來從未對茲九撒過謊。

“沒干什么?沒干什么,你這么緊張干嘛啊!你可逃不了我的法眼,懷里的東西拿出來。”

茲九緊緊的盯著玲子眼睛,像審視一個犯人一般。

“那你先答應我不生氣,我不是有意不告訴你的。”

玲子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聲嘟囔著說。

“好,我的好妹妹;我什么時候騙過你啊!”

茲九寵溺的摸了摸玲子的發,月光下的玲子皮膚白皙有光澤,如同珍珠一般,雙眸在月光的反射下,格外深邃,燦若繁星。

“剛剛在你來之前,有個黑衣人找我,說是我爺爺的朋友,蒙著面看不清長相;但是聽聲音不像壞人,還對我鞠躬。臨走的時候贈我一個地圖,他說按照這個地圖,可以找到世間最厲害的彎刀。”

玲子小聲的說著,生怕驚醒了熟睡的望舒,小心的攤開地圖,倆人仔細的觀察。

“我覺得此事有詐,如若是你爺爺的朋友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深夜造訪定有見不得光的陰謀,小心點為好。”

茲九的目光在月光下顯得格外嚴肅,冷酷;非常鎮定的分析著事件來由。

“可是,我真的很像要一把彎刀,玄月傘就算是最厲害的防御法器,我若沒有進攻怎么制服人。”

玲子仿佛被仇恨遮住了雙眼,一點都聽不見茲九的勸諫。

“喂!不如給本殿下看看吧!我們狼族可是專供法器哦~”

殿業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冒了出來,徑直的走到倆人面前,看了一眼地圖。

“喂,你怎么會在這啊?”

茲九疑惑的問。

“本殿下冰雪聰明好么?”

“還不是跟蹤我”茲九在心里氣憤的說。

殿業得意的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跟你做對幾百年了,什么小把戲本殿下不是了如指掌;單憑你眨一下眼睛我都知道能翻出多大的浪。”

殿業在心里默默的說,他竟從未發現自己如此的了解茲九,甚至已經知道她的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是什么意思了。

“殿業你看看這地圖的真偽,可有什么陰謀?”

玲子將地圖遞到殿業的面前,心急的問。

“這是真的,與我家藏寶閣的一模一樣,只是據我所知;但凡去的人都不可能活著回來,這種法器我們現在承受不來;還是不要去了吧!”

殿業的聲音滿是擔心,正準備將地圖撕了的時候;便被玲子一把搶了過去,揣在懷里。

“我……覺得還是不要撕了,來日方長;彎刀我真的需要。”

“你需要什么啊!三個人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擾人清夢。”

望舒依靠在古老的紅木門旁,睡意昏沉的說。

“沒什么,我們三個人出來賞月,今晚月色很好。”

玲子結巴的說著,將懷里的地圖揣的更緊了。

一陣微風吹來,望舒已經在三人的面前了,玲子懷里的地圖就如同被施了魔法一樣;正徐徐的飄出來,望舒伸出手便落在她的手掌心里。

望舒將地圖翻開,頓了頓嗓音,半晌都沒有開口。

神色難看,面目緊張。

“怎么這個地圖有問題么?”玲子緊盯望舒的雙眸,生怕望舒說出半個是字。

“地圖沒有問題,只是不適合你現在用;我就先代為保管了。”

望舒說完后,便用法術遁形離開了。

玲子卻還緊緊的盯著那地圖,如果沒有強大的法器,報仇之日將會更遠,仇人也會逍遙多一刻。

不甘,利益,鮮血;在玲子的腦海里翻來覆去,久久不能平復。

“會是他么?還是又是一個陰謀?”望舒自言自語,眉頭緊鎖。

小說《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第十八章:他是誰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仙俠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輪回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