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打死我也不上天

更新時間:2019-06-25 23:37:01

打死我也不上天 連載中

打死我也不上天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貳月貳捌分類:仙俠主角:白決白玉容

主角叫白決白玉容的小說是《打死我也不上天》,是作者貳月貳捌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前世,白決兢兢業業地求仙問道,歷盡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是大非,終于被逼瘋。灑金血,剜仙骨,散盡三千功德,魂飛魄散,鎮壓朔方。救苦救難一世,死無葬身之地。然而,何方“神圣”與他卷土重來之機?陰謀?陽謀?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看著牧辰一臉嚴肅地聽了一會這個聲音,白決方才躲著尊主附在牧辰耳邊小聲地開口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說。我當年孤身行走人間,除了一只幾乎有屠盡九洲之能的大妖,那只大妖平常與人無異,唯有時時追隨細細觀察方能覺察他的破綻。我為了除那大妖,追蹤了他近七年,阻止了不知道多少次他的陰謀毒手。”

“啊?”牧辰一時半會無法完全明白白決莫名其妙講這個故事的原因。

白決笑了笑,眨了眨眼道:“不過,這個傳說其實是假的。”

小牧辰定定地抬起頭看著白決:“等等,你幾個意思?”

白決沒說話,反而伸出手示意他拉住自己的手。

然而——

尊主面無他色地插手,拉過白決就往前走,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牧辰。

牧辰:“……”

不要以為你是尊主我就不敢跟你翻臉!

他委委屈屈地一小團低著頭跟在白決身后,白決回頭看了他一眼,尊主居然還他娘的伸出手把白決的臉給扳了回來。

白決:“……”

無能為力,愛莫能助。

節哀,保重。

往里走了一段,很平常的一座病末之城。

不過三層的木樓閣,往來三三兩兩的布衣百姓,吆喝叫賣的小販,以及淡淡的生活氣息。

半數干力氣活的正斜倚著梁柱高臺邊喝點黃酒邊侃大山,白決分神聽了一耳朵,果斷不再留心。

酆都城在秦國崪蜀郡南,而齊秦兩國呈東西對峙之勢,齊國在東疆土有如半月,秦國在西疆土恰好與齊國相合。臨崇郡在齊國的最西南端,亦是糧草富裕之地,如要運糧到齊國平林一帶,借道秦國的崪蜀郡確實是最近的路線。

小街盡頭的轉角忽然一變。

一處旌旗飄揚,上書幾個大字——鐵口直斷,仙門真算!

字是飄逸大方的好字,算命的也是……清秀俊美的小郎君,就是他的攤子不怎樣應景,空空如也,一無所有。

但最讓白決目瞪口呆的并非這些瑣事,而是那小郎君身上的道服。

吞天山河,承天逆命。

傳說中僅在凌天門之下,專走劍道睥睨群仙狂傲不羈的承天劍宗子弟居然在隨隨便便的一個路邊隨隨便便的擺了個地攤隨隨便便的給人算命?!

白決心想:這也是很落魄了。

居然都跟我一個功德道來搶生意了,唉。

當年他們都是用鼻孔看人的,現在居然學會了用眼睛看人。真是、真是……有點不習慣了呢。

正想著,背后有人拍了他腿一下。白決回頭,原來是牧辰。

“怎么?”

牧辰皺眉,指著那位承天劍宗的少年道:“那人……似乎是跟著郎小將軍來的仙門中人。”

“嗯?”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個攤子面前居然有人站住了問卦。

還是個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人。

這就很奇怪了,一個窮到連飯都吃不上的人為什么會想要算命呢?

更奇怪的是,那位小郎君仿佛是瞎了一般高高興興地替那窮得一貧如洗的人掐指算起了命。

啊,白決忽然明白了,這個小郎君可能入世不深,完全不曉得怎樣看出一個人身上究竟有錢沒錢。

唉,年輕。

唉,劍修。

唉,誰沒有幾個當年?

牧辰又拍了拍白決,奶聲奶氣道:“我發現你看那個承天劍宗小郎君的眼神不對。”

“怎么個不對法?”白決淡淡地掃了他一眼。

“仿佛是我出門逛了一圈煙花柳巷,點了一堆花魁名倌,結果啥事都沒辦,干脆利落地付完賬,回去的時候剛好被師父堵到,他那個瞬間看我的眼神。”

“……”

雖然不知道牧辰到底在說什么,但白決已經明白了他師父那時的心情。

“你到底行不行啊?行不行啊?哈哈哈哈……”牧辰再一次笑得前仰后合,半個身子都掛在了白決的腿上,白決被他扯著直接退了三十步。

然后就看見牧辰把臉一變,對白決道:“你不想活了嗎?那可是個陽尸!”

白決頷首,道:“你幫我個忙。”

牧辰何其鄭重其事地看著白決道:“干什么?殺人還是放火?是殺得雞犬不留還是留人全尸?放火要放得幾分熟?是一片灰燼還是——”

白決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你這樣喪心病狂,謝秉心知道嗎?”

“都雞犬不留了,謝秉心上哪知道去?”

“……”

哦豁,是的耶。

“所以你要我幫你什么?”

白決從懷中摸出一個銅板塞到牧辰的手心里,道:“乖,去幫我買個燒餅。”

“……到底是我是王爺還是你是王爺?”牧辰掂量掂量銅板,不可思議地抬頭瞪大眼睛看著白決。

白決嗤笑一聲:“我剛剛路過那茶館的時候還聽到個消息,他們說酆都城因得罪冥君遭了大難,青霞觀觀主掌道天師知非道人謝秉心正在趕來此地的路上。你覺得——”

牧辰已經拿著銅板跑了,邊跑還邊喊:“你要不要蔥?要不要蔥?”

白決只是望了他一眼,接著又回頭盯著那處攤子。

算命攤子的小郎君已經算得差不多了,他收起手,沖那個問卦的人問到:“你想要問什么?”

“問俺的財運啥時候會到?”

小郎君好脾氣地看了他一眼,開口道:“下輩子吧。”

“……那怎么能行?”

“這怎么不行?”

“俺家就剩下俺一人了!俺爹出門替人背尸換米,染上疫病死了!俺娘把俺兩個妹妹賣了給俺兄弟兩個買芋頭吃。后來俺娘跟弟弟也染病去了!俺家就俺一人,沒錢怎么活啊!俺不能……不能沒錢啊!有錢、有錢就能買米買芋頭,有米有芋頭,阿爹不用出門,阿妹也不會被賣了!阿娘跟阿弟也能看上大夫,說不定也不會走了……”那人忽然掩面而泣,小郎君為難地張了張嘴,最后只得把眼神轉向街那頭走來的一位公子。

那位公子沖他點點頭,小郎君便要出聲。

可是,誰成想半路殺出個白決,他手上拿著個大餅,直接遞到那人眼前道:“男子漢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樣子?你這輩子命里是沒有錢,但還有一個餅啊。”

那人抬頭,眼冒綠光地盯著餅,咽了咽口水,勉強克制住自己,轉向白決道:“你、你要干啥?”

小說《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十七章 劍修算命小郎君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搞笑小說
  2. 游戲小說
  3. 歷史小說
  4. 寵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