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滄海流霧

更新時間:2019-06-26 16:05:55

滄海流霧 連載中

滄海流霧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煙落如夢分類:仙俠主角:徐文宣流螢

主角是徐文宣流螢的書名叫《滄海流霧》,它的作者是煙落如夢所編寫的仙俠奇緣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與他一見鐘情,互生情愫。他贈與她‘流霧’私定終身。怎奈兩界殊途,千阻萬隔。先有‘噬魂’抹去記憶,后有月老喂‘忘情’、綁紅線,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經歷千辛萬阻,她與他能否改寫三生石?最后能否攜手此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老爺,您最近都沒怎么吃過東西了,怎么也要吃點,身子要緊啊。”說話的正是徐家的二房,徐老爺有兩個妾室,文宣是三房所出,正室與二房都無所出,家大業大的徐家只有徐文宣這一個兒子,所以從小他就是全家的希冀,可是卻失蹤半月有余了。

“宣兒現在生死未卜,你讓我怎么吃得下?說好的夏至那天回家來,可是看看現在?人呢?人呢?人呢?!”徐家老爺突然暈了過去。徐家上下慌作一團。

派出去的人,已經回來了兩輪,但是還是一點都沒有徐文宣的消息。

“三太太,我們是按照約定的時間去接少爺的,可是去到的時候,他們說少爺剛剛已經被接走了,所以,還請三太太責罰。”此時說話的是當天去接文宣的家侍,五個人跪在文宣母親前。“我們又按照原路去追,可是都沒看到少爺的蹤影。”

“下去吧,我不怪你們。”三太太面無表情,“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不管怎樣,我相信都會是文宣的命中注定,遇見該遇見的,經歷該經歷的。”

“你們說,少爺會不會真的不是老爺的孩子,你看少爺已經失聯這么久了,三太太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也是聽她們說的,少爺是偷偷抱養來的?老爺根本就沒法生養。”

幾個侍女正在竊竊私語,其中一個咳了一下,“嗯!嗯!”她們停止了說話,因為此時正好是大太太路過。

大太太看了她們一眼,并沒說什么,但是跟著大太太的蘭兒惡狠狠剜了她們一眼,繼而說到,“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我想你們也清楚,以后都小心著點。”

幾個侍女應著,不敢抬頭。

關于蘇家。

徐家在洛城是第一的大戶,有著一條街的商鋪外租,還有兩家銀樓,一家玉器行,排第二的就是蘇家了,蘇老爺只有一妻一女,有著兩家酒樓,三間糧鋪。不過這個第一第二之間可是有著很大區別,徐家有著洛城將近一半的財力,而蘇家連徐家一半都不及,在這不大的洛城徐家可是能形容為顯赫了。

其實那些年,徐家和蘇家也是相差不多的,但是最近幾年,徐家生意突然風生水起,就這樣,兩家的之間的差距也是這么突然拉開了。

蘇家和徐家是有婚約的,說是徐家少爺學成歸來就會完婚,但是隨著這幾年徐家的騰起,就在也沒人說這個事情了。

“爹爹,我要退婚!”

“憶晚,你說什么傻話,洛城有多姑娘都想嫁給徐文宣,可你卻要退婚?退什么婚?不許!我一會就去徐家,問問徐少爺的事,全城都知道他失蹤的消息了,咱兩家的關系,我不去也不合適。”蘇家老爺對他女兒蘇憶晚說道。

關于蘇憶晚,有著一張不是多么讓人過目不忘的臉,但是不是有句話,第二眼美女?從小練琴習字,繪畫女紅,總是有著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場,“爹爹,我是不想嫁給一個連見都沒見過的人。”

“誰說沒見過,雖然文宣離家十六載,可他五歲之前,你們還是見過的,小時候還拉著手溜園子。你都不記得了?”蘇老爺正說著,正在穿外衫戴帽子。

“您也說了,十六年,整整十六年,十六年前我才三歲,我哪可能記得,我可不喜歡這父母之命的婚姻,我所中意的男子,肯定是劍眉星目,溫文爾雅,懂得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的,可不是他這種習武之人,舞刀弄槍的。”蘇憶晚邊說著,邊把玩手邊的青花瓷茶碗的茶杯蓋。

蘇家老爺理都沒理她,出門去了。

“竹桃,你說,我會不會遇到這樣一位男子,奉我如寶,心里眼里都是我,能同我彈琴,吟詩,作畫?”蘇憶晚還在把玩著那個茶碗蓋。

“小姐,你說的這種男子,據我所知,洛城是沒有了,洛城有哪個男人能著了您的眼啊?”竹桃是蘇憶晚的丫鬟,兩人年紀相仿,從小就跟著她,好像是他爹收留回來的,不過蘇家并未完全待她如丫鬟般。

“竹桃,想不想出去走走?”蘇憶晚問。

“小姐想去哪?咱這洛城就這么大,您那紅鸞觀每個月都去栓紅線,也栓不出什么了。”竹桃撇撇嘴。“您吶,我看就是話本看得多了,太憧憬那些個所謂的愛情了,我看老爺太太也沒有您說的那樣有契合度。”

“紅鸞觀,嗯,今天初幾了?”憶晚放下了那個茶碗蓋。

“小姐,初五。”竹桃答道。“您不是每個月初十去栓姻緣線么?”

“對啊,我不尋思著還幾天么。”憶晚起身撫了撫裙子,“不過我說的出去走走可不是去紅鸞觀,我說的可是……”憶晚見家母過來便不做聲了。

“太太。”竹桃邊說邊行了禮。

“剛聽下人們說你父親去了徐家?可是為了你的親事?”蘇家太太說著話,可并未看向蘇憶晚,甚至連眼皮都沒抬一下。“我看你啊,退婚這件事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蘇家太太抬了抬手指,示意奉茶,她的貼身丫鬟翠兒立馬就端了過去,蘇太太只喝青城雪芽,從憶晚記事起就沒見她母親喝過別的茶。

“還有啊,少看那些個話本,那不適合你,天天總是想些沒用的,多少人想攀徐家都攀不上,你也多為家里考慮考慮?徐家就這一個兒子。”蘇太太抿了一口茶,接著說,“現在這個時候,他徐少爺失蹤,咱家多少也得出點力,所以你那個想法,就不要再提了。”

憶晚不敢再說什么,從憶晚小時候記事起,蘇太太就是說一不二,憶晚從來不敢造次,所有的琴棋書畫,各項藝能都是聽她母親的,因為憶晚出生后,家里家業沒有人繼承,蘇老爺想要男丁,蘇太太再次生產的時候,疼了三天,伴有大量出血,結果出來的孩子,臉色青紫直接就夭折了,此后蘇太太也不能生育了,從那時候起,蘇老爺大事小情都聽蘇太太的,所以這個家基本還是蘇太太說了算。

“娘親,憶晚知道錯了,憶晚不會再說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父母的哪有不為兒女著想的,您說是吧?況且徐家與爹爹有多年的交情,憶晚嫁過去也不會吃虧的。所以憶晚這廂先行告退了。”憶晚說著行了禮,蘇太太抬了抬眼皮,示意她可以走了。憶晚便拉著剛剛行完告退禮的竹桃回了跨院。

小說《滄海流霧》 第四章 父母之命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幻想小說
  2. 言情小說
  3. 靈異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