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亂世逍遙記

更新時間:2019-06-28 15:04:55

亂世逍遙記 連載中

亂世逍遙記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常居九分類:武俠主角:白慕華朱英

獨家完整版小說《亂世逍遙記》是常居九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白慕華朱英,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朝廷腐敗,武林動蕩,分爭恨不休。兒女情長,愛恨癡纏,江湖任漂流。孰好孰壞,原本難分。滄桑患難,有情人雖成眷屬,世事難全,尚有癡心人未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正想間,那青年已雙掌萁張,拍了過來。張全生見他來得兇猛,不及多想,忙舉劍格擋。那青年掌勢雖緩,但其剛柔并兼,掌力到處,自是勢不可擋。張全生既是星河教執法大人,其武功自有獨到之處,但舉手投足間輕盈灑脫,與那青年一時倒也難分上下。

楊君自幼不喜打斗,此刻見兩人打將起來,心中大急,道:“啊喲,你們又要打架了,張叔,罷手罷手,你們都罷了手,有什么事,咱們慢慢道明,總能清楚的。”兩人斗到酣處,如何肯理會?

程青見楊君慌張無措,笑道:“楊大哥,你又不是沒見過打打殺殺的,何必這般心急?”

楊君急道:“青妹,佛經中說,諸余罪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如此打打殺殺,若傷及性命,豈不是犯了殺戒,死后如何能轉世為人?”

程青“噗嗤”笑道:“楊大哥,你老實巴交的,可愛的緊哩。”

楊君正待說話,柳珺不知何時已飄近身前,笑道:“你爹那賊人若是有你一半善心,今日也不會教你葬身荒山了。”

楊君道:“神醫婆婆,爹爹到底與你有何怨仇,讓你總說他的不是?”

柳珺見他年紀尚輕,喚自己‘婆婆’倒不以為忤,聽他說及怨仇,怒道:“你能懂得什么!那賊人忘恩負義,我不說他不是,難道還要說他好話?”

楊君聽她說的咬牙切齒,其兇狠之意猶如怨鬼一般,忙道:“不知爹爹如何對神醫婆婆忘恩負義了,要你這般恨他?”

柳珺嘴角往上一揚,道:“你很想知道?好,我告訴你也無妨。”當即抓住楊君手臂,往木屋內奔了去。

程青受的本是外傷,得柳珺兩顆藥丸所治,傷口此時已盡數好轉。這時見她倏地將楊君帶去,心中一急,也奔了進去,叫道:“快放了楊大哥!”待奔到屋內,卻哪里有人?心中急切,叫道:“楊大哥,你在哪?”見無人回應,心想只有激柳珺出來,于是叫道:“老神醫,我偏要說你老,你快放了楊大哥,老婆子,老庸醫!”見仍是無人回應,想到楊君安危,眼淚立時流了下來,哭道:“楊大哥,上次你為了我被那十人推到崖底,好容易你安然無恙,這次可不能再嚇我了。”說著四下里尋找,看是否另有其它門道。

當下把藥廳里四處看了,見毫無端倪,又奔進那間臥室,見四壁都掛滿了藥草,只有東首角落里有一張木床。便又四處尋看,瞥眼看時,只見床邊鞋踏之處,有塊方方的磚頭插在地上,微微凸起。當即奔到那磚塊處,暗道:“這想必便是那老太婆藏身的機關所在。”說著雙腳踏將上去,只聽得‘咔咔’幾響,登覺腳下一空,整個人直往下墜。

程青心中慌急,只道已落下懸崖,口中“哇哇”大叫。只片刻間,便覺腳下軟綿綿的,低頭看時,原來落到了稻草堆上,心中大喜,笑道:“我程青豈能輕易死掉?”

“哼,你這小姑娘,我瞧你并非天毒教人,這才饒你性命,你竟不知好歹,要巴巴的趕來送死!”聽這聲音正是柳珺。

程青聽她說話,抬頭看時,但見四下里黑漆漆的不可視物,也不知是個什么地方,急道:“你把楊大哥怎樣了?”

柳珺笑道:“小姑娘自身難保,還先想著自己的情郎,這份情義倒是難得。”

程青聽她說起這話毫無羞意,自己卻是羞喜不已,道:“你胡說些什么?”

柳珺哈哈笑道:“只可惜他是那賊人與那賊婆娘的孽種,小姑娘不諳世事,我勸你還是不要念著他為好,只怕日后傷心斷腸。”

程青聽她越說越是令人嬌羞難當,嗔道:“你還要胡說,快把楊大哥放了,念你救我之恩,我媽媽也不來尋你麻煩。”

柳珺笑道:“小姑娘好大口氣,你且說說你媽媽是何人,有這般神通?”

程青自幼與母親長大,一身功夫雖不如何出眾,卻也是慈母所授,母親在她心中自是猶如神明,不覺得意道:“我媽媽可了不得,江湖上都稱她“錦上花”,你可知道厲害?”

柳珺哈哈笑道:“你媽媽定是后生小輩,老婆子不曾聽過江湖上有此號人物。”

原來程秋水雖在江湖上小有名氣,也只因其父程天云之故,自己在江湖上卻少有露面。又因柳珺在陰陽谷僻居二十余年,江湖上除了享有盛名之士外,其他人士大抵不識,因此不曾聽過“錦上花”程秋水。

程青聽她說母親是后生小輩,心中氣急,但柳珺既說識不得,便不知如何回答,頓了一頓,道:“那你可知道我師父的厲害?”

柳珺蔑視道:“我瞧你武功平平,能有什么好師父了?”

程青笑道:“這下你可錯了,我師父在江湖上可是無人不知的大美人,人們都叫她‘紅綾仙子’,老庸醫可曾聽說過?”

柳珺聽她雖叫自己老庸醫,卻不惱怒,笑道:“什么仙子妖怪?不曾聽得。”

程青見她這也不知,那也不知,道:“你可忒也孤陋寡聞,神仙姊姊在江湖上可是無人不曉,如若你放了楊大哥,我或能求她饒你一命。”

柳珺聽得哈哈大笑,道:“無論仙子妖魔,雖然厲害,老身卻不懼怕。何況此處偏僻無人,又是在這地洞之中,我將你殺了喂狼又有誰能知曉?”

程青聞言全身一驚,不自覺后退幾步,背抵在石壁上,雖是六月天氣,也覺涼颼颼的全身哆嗦,暗想:“這惡婆子說的不錯,如今就是將我殺了喂狼也無人知曉,她性子古怪,看來今日終是難逃一死了。”

柳珺見她不答話,笑道:“怎樣,小姑娘莫非怕了?”程青見此四處漆黑,目不視物,想到如若不動不響,她黑暗中不辨方向,又能奈己如何?于是緊貼石壁,不敢妄動。柳珺見她仍是不答應,心想此處黑漆漆的不可視物,若貿然上前抓她,勢必要中了她計,于是說道:“你這小姑娘,如何這般不開竅,我既設此洞穴,黑夜中也自然能辨清事物,你只道不說話便能免受苦楚了?”

程青按耐不住,怒道:“你既執意不肯放了楊大哥,要殺要剮,且隨了你,但教神仙姐姐知曉,決計饒你不過。”

話聲甫歇,只覺雙腳一緊,被人一拉,整個人立時倒在地上,被那雙手在地上拖著走。幸得地上盡是枯草,拉拖之時不致疼痛,心里終究害怕,忍不住“哇哇”哭叫。

須臾,忽見眼前有燭光晃動,定睛看時,正是柳珺拖著自己,此處又是另一番光景,石壁上放了幾只蠟燭,這里卻是個圓圓的洞穴,除了適才進來的門道,再無其他出口。

柳珺兩手放開,笑道:“你自己要來送死,可怨不得我。”

程青坐起身來,乍見這洞穴中央竟是個淺水潭,楊君坐在潭中,不知被柳珺施了什么法,已昏睡過去。登時叫道:“你這惡婦,對楊大哥施了什么妖法?如何讓他浸在水中?”忙奔向潭邊,大呼“楊大哥”。

柳珺哈哈笑道:“如今教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豈不妙哉?”

程青聽她如此說,不由得怒火大起,叫道:“你這惡婦,虧你還行醫,心地卻如此歹毒。”

柳珺忽怒道:“你當真活得不耐煩了?我老婆子研究藥物,你當我真是治病于人?哼,當年他讓我受了那穿心散,每逢陰雨時節,周身便疼痛難忍,生不如死,我若不研制穿心散的解藥!豈不遭罪一世?”

程青雖不知她口中的“他”是誰,更不知穿心散是何物,只聽她說來悲痛,不禁問道:“那這穿心散可解了?”

柳珺哼了一聲,道:“這穿心散的解藥只有那賊人有,我雖苦研十余載,終是不能成功,如今好讓這小子嘗嘗此等滋味。”

程青忙道:“楊大哥為人這般好,你為何要讓他受這等苦楚?”

柳珺厲聲喝道:“小姑娘懂得什么!我既不能讓那賊人親身受此穿心之痛,便讓他的孽種來受罪,愛子受苦,他的心痛豈非比這穿心散更要厲害的多?”說完不禁大笑起來。

程青雖不知她當年受了些什么苦楚,但覺她此刻很是可怕,笑聲詭異,已被怨魔控了心神,那可是二十多年來的仇怨!紅綾仙子雖是個殺人如狂的大魔頭,但其怨恨之處也絕不至如此之深,至少紅綾仙子會因為白慕華而放人生路。然而柳珺不會,她恨不得立時便讓那些負心薄情之人全都死掉!

回思過往,柳珺雙頰淚水滑落。

程青也落淚了,為楊君落的。她知曉柳珺既花費二十余載的光陰,尚未能研出穿心散的解藥,想來絕非等閑毒物,如今讓楊君浸泡其中,實是生死未卜,心中又急又怕,不禁怒叫道:“你這惡婦,好不歹毒!”淚眼紛飛,揮拳向柳珺疾打而去。

須知那穿心散乃是天毒教獨門奇藥,其藥效內外兼顧。如若沾染,毒性便蔓延體膚,使百脈交會的百會穴緊閉,自此內勁大失,饒是你武功如何神通廣大,沒了內勁那也是花拳繡腿,且受此毒藥,每逢陰雨便周身疼痛難當。

柳珺當年乃是再嫁,后因一場變故,受了暗計,最后雖逃離出島,但每每想到后夫為人,都咬牙切齒,恨恨不已。經此大悲之后,性情難免大變,因此做事不循常規,陰險毒辣。那紅綾仙子雖也性子有變,卻不如她這般厲害。而柳珺卻因中了穿心毒藥,內力大失,報仇無望,因此與先夫所生的孩子常峰隱居此間,苦研解藥,偶爾受人恩惠,便伸手醫治,得了個“神醫”的名號。

這時見程青揮掌拍來,忙閃身避開,道:“我內力雖失了大半,對付你這丫頭卻尚有余力。”說著迎上了一掌,程青見她掌法輕快,卻少了力道,當下也不畏懼。

兩人一人本領稍嫌低微,一人雖少內力,動作卻極為輕快,因此爭持不下,不覺已拆了三十余招尚未分出勝負。

這時楊君浸在灑有穿心散的水中,已悠悠醒轉,腦中尚自昏昏沉沉,全身酸軟無力。聽得身旁有打斗聲,遂睜眼看去,正是程青與柳珺酣斗不絕,不禁叫道:“啊喲,你們……你們怎么又斗在一起了?青妹,你……你快住手。”楊君周身無力,說起話來更是萬般吃力。

程青見楊君已醒了過來,心中大喜,道:“楊大哥,這惡婦在你身上喂了劇毒,讓我殺了她替你報仇。”

楊君急道:“青妹不可,神醫于你有救……救命之恩,你如何要以德報怨?”

程青道:“小小箭傷又不能致命,我且殺了她再說。”說著雙手急劈,力道更加猛了。

這程青雖是混元派萬無影的愛女,一身功夫卻是出自母親,而她母親又是程天云粗略所授,未得其精,程青平日雖勤于練功,卻也不如程天云當年那般瀟灑。

柳珺見她年紀雖小,氣力卻使之不盡,越戰越勇,心中大是急切,尋思只有將她推入毒潭中,或能取勝,當下邊打邊退,將她引至潭邊。

程青哪里知道她有此心機?只道她武功低微,怕了自己,于是步步緊逼,下手更猛。

楊君雖不懂武功,卻也瞧出程青漸占上風,忙道:“青妹,你快住手,不要傷了神醫。”見程青不答,又朝柳珺喚道:“不知晚輩什么地方沖撞了神醫,這里向你賠禮便是,你快和青妹住手,免得受了傷。”

柳珺也不去答他,眼見已到毒潭旁邊,心中大喜。程青見她退至潭邊,心中也是一喜,暗道:“今日再讓你泡上一泡,毒上加毒,痛死你這惡婦。”正想間,忽見柳珺身子傾斜,飄飄忽忽,倏地閃到自己身后。程青先前見她氣力已將殆盡,不想片刻間便施展身法,已飄到自己身后,此刻轉身不及,只得暗叫不妙。

柳珺飄到她身后,更不多想,雙掌齊推。程青定力不夠,被這么一推,便往潭里摔去。

小說《亂世逍遙記》 第二〇章 穿心毒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武俠小說
  3. 種田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