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絕世陰妻

更新時間:2019-07-02 10:11:05

絕世陰妻 已完結

絕世陰妻

來源:追書云作者:妖道分類:靈異主角:葉蕓蕭敬

主角叫葉蕓蕭敬的小說叫做《絕世陰妻》,它的作者是妖道創作的懸疑靈異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出生就有人說我注定了不凡,可是卻一直災劫不斷。直到十七歲那年,我的生活終于徹底改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盒子里是一塊看起來有些年頭的扁平黑鐵,很像是電視里的令牌,那上面一個大大的“蕭”字吸引了我的目光。

“這是……”

“當年明崇禎帝國破,其子魯王朱以海一系在當時的道門首領蕭四海的幫助下逃到了南洋,直到民國初期才回來,我們就是朱以海一系的。”

“你的意思是……”

“不錯,這蕭四海是我們朱家的恩人,我們怎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后代滅絕?至于燒了你父母的尸體,那也是因為他們依舊會危害你。”

“這……這……”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這也太離譜了,我的祖先……”

如果我有這么牛逼的祖先,當初我得那怪病我爹還至于去求只通皮毛的牛老道?

“信與不信你拿上這塊令牌自見分曉。”朱宏泗的話音剛落,小胖子就把那塊令牌塞進我手里。

說也奇怪,我拿到那令牌的一瞬間忽然打心里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覺,仿佛我面對的是一個親人一樣!

“怎么會這樣?”我皺了皺眉頭。

“是不是感覺有點熟悉?那是血脈之力,那更說明我們沒搞錯。”朱宏泗欣喜的道。

聽了朱宏泗的話,我已經信了他的話,嘆了口氣:“好吧,我跟你們走。”

“那行,時候也不早了,咱們趕緊回縣城吧。”朱宏泗看了一眼小胖子趕緊站起來。

“嗯。”我只是輕嗯一聲身子卻沒有動,轉頭看著屋里熟悉的桌椅板凳,一磚一瓦,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凄涼,鼻子酸酸的。

這才兩天,兩天而已我就變成了孤兒……

“哎喲,我的小恩人,趕緊起來吧,你們這兒路不好走,就這等回到縣城估計天也要黑了。”小胖子拉著我站了起來,我嘆了口氣任由他拉著我出去。

走到門外二爺正在那里等著,得知我要跟他們走,他二話沒說遞過來幾百塊錢說是讓我留著應急,我哽咽著接過來把我家的地交給他搭理之后就跟著二人向村外而去。

到了村口朱宏泗就拉著我上了停在村口的212吉普后座,小胖子則坐上駕駛座一轟油門車子就絕塵而去。

我回頭看了看正在遠離我的村子,心里忍不住一酸。

“小恩人,你今年幾歲了?”小胖子一邊開車一邊輕笑道。

“快十八了,我叫蕭敬,你就叫我的名字吧,這么叫我怪不習慣的。”我尷尬的撓了撓頭。

“好,我叫朱盛,今年二十了,咱們也別見外了,你就叫我盛哥吧。”

“盛哥。”我點了點頭。

“哎!好!爹,聽到了沒?我可是有弟弟了,哈哈。”

“聽到了,你別光是嘴上說說,你要真拿他當弟弟才行。”朱宏泗笑呵呵的道。

“看我表現吧!”朱盛哈哈笑了笑,雖然車子走在顛簸的土路上,可是他卻開得更快了。

我看得出,他打心眼里散發出來的興奮,心里莫名的一暖。

我們回到縣城的時候是下午了,經過學校門口的時候他們帶我回學校收拾了一下東西,一上車我的眼淚忽然掉了下來,朱宏泗愣了一下輕聲道:“你還想上學?”

“嗯,想,我舍不得學校。”

“等你安全了我送你回來上學。”

“真的?”我有些驚喜的道。

“嗯,真的,但眼下還不行,得先把那個兇煞解決了再說。”他嘆了口氣。

再一次聽他提及葉蕓,我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疑惑:昨晚我明明砸破了她的頭,可是她除了躲閃并沒有還手,而且仔細回憶一下當時的表情,明顯是帶著焦急的,她急著和我解釋她所做的事兒!只不過昨晚我太憤怒沒給她解釋的機會罷了,她真的是兇煞嗎?

還有,我爸媽死后飛進她手里的那兩道白光又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見我心不在焉,朱宏泗好奇的道。

“昨晚……”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他。

他微微一愣冷笑了起來:“你還是太小沒閱歷,不懂得人心險惡,那兩道白光應該就是你父母的魂魄,接下來她恐怕就會要么是用你父母的魂魄要挾你,要么用個什么法子騙你了。”

“我父母的魂魄?他們……”

“你別想了,他們是沒機會返陽了,眼下是要抓緊搞定那個兇煞讓他們早點投胎,再晚的話鬼差失去耐心,他們只能變成孤魂野鬼了。”

“哦。”我失望的嘆了口氣,猶豫了一下:“可是看她當時的表情,不像是要挾我的樣子,反而……”

“看來你還是不太相信我的話。”他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我問你,那個想殺你的牛老道是不是被她毫不猶豫的殺了?”

“是,可那是我……”

“別說是你讓殺的,你想想,換成一般人如果真的是為了你好,她會不會先把牛老道留下來問個清楚再說?但她根本沒問,那說明什么?”

“說明她和牛老道是一伙兒的?殺牛老道不過是殺人滅口?”我皺起眉頭。

“不錯。”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嘆了口氣:“你還是太嫩了,接下來的事兒就交給我吧。”

“嗯。”我點點頭便不再說話。

到了城西郊的一座上下兩層的小宅院外,我不由好奇了起來:“這周圍怎么沒有人家?”

“你以為干我們這一行的適合和正常人做鄰居嗎?你是不知道我搞這個宅子費了多大的功夫。”朱宏泗嘆了口氣轉頭看向朱盛:“天兒不早了,我先去準備,你帶敬兒去買些日常用品吧,天黑前必須回來。”

“好勒!”朱宏泗下車后朱盛就讓我坐在副駕駛帶著我回了城里,買了些日用品和零食之后就帶著我回到小院里,給我安排了一個二樓的房間,叮囑我入夜不要出門之后就離開了。

天剛剛擦黑,朱盛就又推開了我的門,和下午不同的是他此刻已經換上了一身道袍,左手提溜著一串銅錢,右手拿著一把木劍,看起來也是像模像樣的。

一進來他就不停的在四周貼黃符,直到貼了七七四十九張才終于停下來,一停下來他就長出口氣,拿起桌子上的一包瓜子嗑起來。

“你這是……”我坐在床上疑惑的看著他。

“那個兇煞晚上很可能會來找你,我爹在外面設了法壇,但是那兇煞很厲害,他擔心萬一失手她會找到你,所以讓我來守著你。”

“她那么厲害?”聽了他的話,再想到昨晚那忽然炸裂的棺材,我心里不由一慌,她真要找到我了我該怎么辦?

“瞧把你嚇得!她再厲害不還有我呢嗎?你放心,我道行也不差!”朱盛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抓了一把瓜子遞過來:“吃不吃?”

我呆呆的接過瓜子抓在手里,卻有些心不在焉,我在想,如果葉蕓真的找來了,將會發生什么事兒呢?

入夜后沒多久,由于沒有吃晚飯,我很快就覺得肚子餓了,剛剛拿起桌子上的面包吃了兩口,外面忽然傳來一陣霹靂啪拉的響聲,朱盛趕緊丟掉手里的瓜子抓起桃木劍緊張的站了起來。

“她來了?”我好奇的道。

“噓!別說話。”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心的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

外面霹靂啪拉的聲音和朱宏泗念動咒語的聲音又是持續了一會兒,忽然“啊!”的一聲大叫響起,朱盛臉色頓時一變。

我哪里還不知道是朱宏泗出事兒了?頓時緊張起來。

“嗡……”正在這個時候,四面的墻壁忽然一亮,緊接著“彭”的一聲暗淡下來,下一刻臉色慘白的葉蕓就出現在房間里。

“天地玄黃,五帝陳滄,去!”朱盛冷哼一聲,手中的那串銅錢脫手而出向著葉蕓飛了過去。

葉蕓猛然轉頭,臉上現出一絲厲色,也不見她有何動作,那串銅錢忽然“啪嗒”一聲落在地上。

朱盛臉色再次微變,趕緊咬破自己的手指拿血在劍上一抹臉色陰沉的擋在我身前惡狠狠的道:“要想動他除非我死了!”

葉蕓不理會朱盛,輕輕的轉頭看向我,臉上閃過一絲凄慘的笑容:“我想不通你為什么不要我了,是我做錯什么了嗎?”

“你……你為什么要殺了我爸媽?”看著她那凄慘的笑容,我心里沒來由的一疼。

“他們中了巫蠱,如果他們不死這巫蠱就會通過血脈進入你體內,到時候你也必死,他們已經救不活了,我不能再讓你死。”她嘆了口氣。

“放屁,巫蠱是南洋邪術,別說在華夏,就是南洋也絕跡了,怎么可能?你要騙他也找個合適的理由行么?”朱盛臉上現出一絲不屑。

“信不信隨你。”葉蕓苦笑著嘆了口氣轉頭看向我:“蕭敬,不管你信還是不信,我真的沒想殺死他們,這是他們的魂魄,你可以請外面的那個老道士幫他們超度投胎。”

說完,他一揮手一個小瓷瓶向我飛來,我伸手抓住瓷瓶,一股熟悉的感覺傳來,轉頭看向她不由一愣:“你……你怎么了?”

此刻葉蕓身上竟然有一絲絲白氣在向外逸散,身體也漸漸淡了下來。

“我要死了。”葉蕓淡淡的道。

小說《絕世陰妻》 第3章 我要死了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職場對決小說
  2. 民國小說
  3. 種田小說
  4. 虐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