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君引九泉

更新時間:2019-07-02 12:05:48

君引九泉 已完結

君引九泉

來源:微小寶作者:上玖殿下分類:仙俠主角:白染云清

新書推薦,《君引九泉》由上玖殿下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白染云清,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那年初遇,她還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縷縹緲星光,困于深淵之下,翹首觀望著云靄上那俯瞰眾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你想讓本尊帶你走?也好,從此,你便叫白染。”皎皎云白,不染纖塵。他賜給她一具身軀...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昔年因為體寒容易犯病,閻君便命人在我的寢殿中辟了處溫泉,每日來泡一泡,區區體中的寒氣。我泡了好幾萬年,倒是有些效果。后來司藥仙子就又給我添了些養身子的草藥,說起來也怪無奈的,旁的女神仙洗澡都灑些花啊,香水啊,我這滿池子洗澡水中,卻是灑滿了草藥,整日身上都攜著一縷淡淡的草藥香。一開始我還不大適應,后來,也漸漸接受了,如今聞著倒也不刺鼻了,反而覺得,靜心凝神了許多。

褪去衣衫,我伸出腿試了試水溫,待習慣了水溫后再跳下去。近年來司藥總算不用滾燙的池水來折騰我了,但這方溫泉如今的水溫,旁人還是消受不起。

氤氳的水霧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撩起一捧水,灑在胳膊上,池中草藥散著清香,鋪滿了整個水面,四下白色紗幔被風拂開,簾外的燭光有些搖曳,我沒多在意,只是一門心思撲在了洗完澡回去睡覺之上。

水珠落進池子,似玉珠落盤,清脆悅耳。我拔下頭上的簪子,三千青絲泄入水中,許是今晚的草藥香不夠濃烈,我竟有一種錯覺,仿佛有花香,蔓延而來。

我瞇了瞇眼睛,很是傷神地嘆了口氣,一定是因為從冥殿趕回來太累了,所以,才會這樣吧。

但平靜不過幾刻鐘,我單手支額靠在溫泉岸邊,閉目養神,倏然間卻聽見了殿外有雜亂的腳步聲與鬼差的喧鬧聲。

我喜清靜,這些鬼差也懂得規矩,莫非是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目光往下,一道頎長的身影透過白色紗幔灑在了地面上,我立刻便醒過了神,惶恐地一把撈過外袍,旋身便將衣衫披在身上,飛出了水面。

“誰?!”

我揚手便要掀起紗幔,但紗幔拂起的那一瞬,忽然有只手臂圈住了我的腰,極快地一旋身,便將我摁在了冰冷的玉柱上。我從未被人這樣肆意地抱過,抬手施法的那剎那間,有束燭光透過白紗幔,灑在了他的容顏上,我一昂頭,便瞧見了他……

劍眉星眸,白皙高挺的鼻梁,薄涼的兩瓣唇,緊擰的眉頭,額間布滿細密的汗珠……

阿曄……

縱然這九萬年里,我因病將他的容顏也記得不大清晰了,可彼時這張熟悉的輪廓出現在眼前,我還是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他,雙眼朦朧,連正要施法的手,亦頓在了半空。

他像是很痛苦難受,眉心皺成一團,眸子卻是格外的清澈。一只手摁在我的肩上,一只手環在我的腰間,眸光與我的目光交融,泛著白色的唇微微揚起,壓低聲道:“深夜造訪,沖撞了姑娘,還望姑娘,救在下一命。”

我看著他那張容顏,怔了許久……那不是他,他不大愛笑,也不會再這般抱我,曾經他看著我的目光中,唯有寬容與慈愛,可這人的眸光里,卻是一種我陌生的感覺,陌生,但又能讓我沉溺……更何況,他已經隕落了。

我回過神,瞧著他冷聲道:“你是誰?”

這般近的距離,我甚至能感覺到他急促紊亂的呼吸聲,許是在溫泉中待得時間太長了,雙頰倏然灼熱得厲害,我伸手欲要去推開,可一觸及他腰間,掌心便一陣蘊熱。

我訝然抬起手,指尖的血,觸目驚心,低頭看去,他的衣袍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半:“你受傷了?”

他沉笑了聲,語氣淡然:“嗯,所以才要借姑娘此處躲一躲,請姑娘不要見怪。”

救命這事,似乎并非我的行事風范,正如諦聽所說,我掌管九泉衙門這么多年,還沒有一只惡鬼從我手下活著溜出去的。

但,我大抵是腦子抽了筋,竟會對他生了憐憫之心。

鬼差許是礙于此處乃是我的宮殿,不敢多做叨擾,尋過了其他地方之后才過來吵我,腳步聲擾得紗幔外燭火搖曳的厲害。我蹙了蹙眉,凝聲問道:“出了什么事?”

一鬼差抬手示意眾鬼差安靜下來,恭敬道:“啟奏君上,令影大人方才發現有人潛進九泉衙門,恐是刺客,所以命屬下等人前來追捕,可那人一晃眼,就在君上的寢宮里,消失了……”

他口中的刺客,估摸就是我眼前這位正抱著我,面帶驚訝的男子了。他似乎對鬼差口中的“君上”二字格外感興趣,喃喃道:“君上,你,是誰?”

我瞥了一眼他摁在我肩上的手,挑眉低聲道:“你,猜一猜?”

轉頭同門外的鬼差道:“無妨,本君并未見過什么刺客,先退下吧。”

門外的鬼差們輕輕應了個“是”,一陣風便消失在了殿門前。

他唇角上揚,笑色勾人心魄,虛弱道:“猜對了,可有獎勵?”

我被此話噎住,虧得此人長了張與他一般英俊的容貌,可此時的他,雖身負重傷,卻像個討賞的孩子,不似帝曄,無論何時,都是一副穩重且淡然的樣子。

他見我許久不說話,笑著續道:“不說話,便當你允了,記著你還欠我一個承諾。”

我張了張嘴,半晌也沒憋出一句話來,伸手又要推他,他卻極快地握住我手腕,裝出一副羸弱的樣子,抖著聲道:“你別推,我身負重傷……”

果然是個好借口,我的手瞬間便僵在了半途,臉紅的咳了聲,避開他的目光,有些心虛道:“你既然猜到我的身份,可知你這樣輕薄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面無懼色,淺淺道:“鬼君白染,并非草菅神命的人。我行動不便,腰間的傷口太深。”

如此說來,倒像是我不通情達理了,我復又昂起頭,端詳著他那副俊逸的容顏,問道:“神?你還沒告訴我你是何人?”

他唇角笑色更濃,白著臉道:“不如,你也猜一猜?”

“你!”我正要握拳頭給他點顏色瞧瞧,可誰知你字的尾音還未散去,他便虛弱地閉上眼,從我的身前倒了下去……

“噯……”

我終還是對他出手相救,至于緣由,我自己也不清楚,只是看他倒下的那瞬間,我突然慌了,腦中唯有一個念頭,便是救他。

司藥仙子連著兩日被九泉衙門宣召,難免會讓人覺得有些異常。加之諦聽那個人如此八卦,若被他知道我宮中藏了個男人,指不定要如何編排我。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悄悄命令影去請司藥,撤下了九泉衙門抓刺客的命令,還吩咐他們不許將今夜的事情告知任何人。

令影起初亦是驚訝,可他好在是個正經人,沒多想便去請了司藥仙子。我查探不出他這傷究竟是因何而成,司藥仙子乃是整個冥界醫術最好的神仙,她或許,能救他。

我將床讓給了他,他閉著雙眼,額上皆是細密的汗珠,腰間的血雖是被我施法給止住了,但他的心脈,卻是很虛弱。

提起云被往他身上遮了遮,我轉身在殿中多燃了幾只蠟燭,風浮動燭蕊,勾勒出我的影子來。

“君上。”令影攜司藥仙子出現在殿前,輕聲道,“司藥仙子到了。”

“下官見過鬼君。”

我抬袖道:“不必多禮,快幫我看看他。”

她頷首,自袖中取出一排銀針,拂袖時銀針自行懸在了男子的身前,銀光縈繞在他的眉宇間,一根銀線纏在他的手腕上。司藥仙子閉目安靜了一陣,銀線抽回,仙子走近玉床,掀開了云被,指腹摁在他的傷處,昏迷的男人悶哼了聲,傷口處的血肉泛著黑色,仙子抬手擒住一根銀針封在了他的眉間,掌心紅光罩在他的傷口處,良久,才收回手。

“啟稟鬼君,這位神君的傷,確實嚴重,看這傷勢該是兇獸窮奇獸所為。”

我道:“可有辦法醫治?”

仙子點頭道:“醫治的辦法,就在九泉衙門。”

令影不可思議地與我互相瞧了一眼。我斂眉道:“在九泉衙門?”

“九泉之下是無底深淵,無黃泉之光,陰氣最盛,窮奇獸是至陽至戾的兇獸,只有鬼君衙門后府中的斷腸草可醫。”

“斷腸草,那是毒藥。”

仙子淺笑道:“九泉之下的斷腸草雖是毒藥,但藥物相生相克,于他的傷,斷腸草則是最好的解藥。”

“拔,令影快去拔。”我稍稍有些激動,令影詫異地“啊”了聲,隨后握刀拱手道:“是,屬下遵命。”

一晃神,我才發現自己方才,反應異常……

九泉之下沒有什么花草,唯有一類斷腸草,一類枯骨花,比不得上面,無事還可以養養菩提花,種種仙草。這兩種花草看似與平常花草無異,卻是冥界最毒的東西。當年九泉衙門有惡鬼誤食了斷腸草,片刻的功夫便煙消云散了,閻君也曾囑咐過我,斷腸枯骨雖耐看,但這三界甚少有神魔能夠經得住它折騰,下場,多是灰飛煙滅。

像我這種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的神仙,自要多珍惜著,活在這世上的每一日,都是同老天求來的。

司藥仙子將斷腸草給他用罷后便離開了九泉衙門,臨行前還同我道,他傷得太重,即便是一身仙骨,可也需耗上一年半載修養。

司藥與令影皆誤以為我和他相識,其實,他不過是我半道上撿來的一個神仙罷了。我連他的名字,尚且都不知道。

諦聽并不曉得此事,我礙于他在養傷,便沒同他搶屋子,去偏殿湊合了一夜。翌日一早醒來,便聽令影回報,說諦聽上黃泉那邊找輪回殿的沉鈺上君研究一個法陣了。

我松了口氣,本還不知道如何同他解釋,這樣看來,倒也免了。

小說《君引九泉》 第六章 救命之恩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搞笑小說
  2. 游戲小說
  3. 玄幻小說
  4. 鬼怪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