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鬼貼

更新時間:2019-07-02 15:46:56

鬼貼 連載中

鬼貼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青衫隱分類:靈異主角:劉正宇韓路

獨家小說《鬼貼》由青衫隱最新寫的一本恐怖驚悚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劉正宇韓路,內容主要講述:鬼發貼,貼殺人。 不要輕易的評論任何帖子,因為……那可能不是人發的…… 我被人p了照片,從那以后,有個臉是骷髏的女人,一直纏著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好痛苦啊,救命。”

白色的紙上寫著鮮紅的字,讓人觸目驚心,我甚至仿佛能感受到,寫下這字的人那種深入骨髓的絕望。

既然韓樂說紙條是張超寫的,想到他死了,那肯定是被痛苦折磨死了的啊。

這么想著,我背后感覺涼颼颼的,這事太怪了。

“他是在傳達給你痛苦,還是在提醒你什么。”

林月自言自語的說,這次連她也沒有辦法了。

我和張超也不認識,為什么他要給我這樣的紙條?

我們倆合計了一陣,林月便想要走,眼看著時間不早了,我趕緊攔住了她。

“你別走啊,這幾天晚上天天都出事,我一個人我怕死。”雖然有點慫,但我還是有點尷尬的說,我是打心底希望,晚上的時候能有人在我身邊。

林月看我這個樣子,嘆了口氣,還是決定陪我住下來。

其實我心里也是很矛盾的,韓樂已經瘋了,也擔心林月會出什么事。

晚上的時候林月住在我的房間,而我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天黑以后我輾轉反側。

就在這時候,我看到枕頭旁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個紙條。

——林月有鬼。

看到紙條上的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這紙條是誰放在我旁邊的?

要知道林月可一直沒有出來過,這屋子里只有我自己,想著我的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我又想到上一個給我紙條的,是張超,可是他已經死了啊!

我看了眼四周,異常的安靜,可卻又像藏著無限的殺機似的。

我甚至可以恍惚的幻想到,韓樂說的那個骷髏臉的女人,就藏在這里的某個角落,靜悄悄的看著我。

想著,我咽了口口水。

不過上面說林月有鬼,這更讓我心里不舒服,想著這幾天她死皮賴臉的接近我,還發生了這么多靈異的事件,她都不怕,好像確實挺不簡單的。

這張紙條讓我夜不能寐,也下定決心提防林月。

第二天早上醒來,林月和我打了個招呼,好像有急事似的就離開了,昨晚她就想走了,可能是去處理那件事。

我這才敢睡覺,等我醒來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對勁,就在我起床洗漱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

在我的脖子上,竟然有一個紅色的唇印,而且怎么擦也擦不掉,就像是紋上去的。

我腦海里不禁浮現出,韓樂所說他那天晚上,看到骷髏趴在我身上的情景。

想著我更加的坐立不安,打開了論壇,給那個女白領發了好幾條消息,祈求她能放過我。

可是那女白領一直都不回復我,好像鐵了心的,想讓我死似的。

我的心情很低落,甚至有種做夢的感覺,就在這時候,林月和我打來了個電話。

一接電話,林月告訴我,韓樂有問題。

電話那頭,她氣喘吁吁的說:“我思考了一下,決定這件事還得告訴你。”

掛了電話,林月加了我的微信,給我發過來一段視頻,打開視頻一看,我深吸了一口涼氣。

視頻里拍攝的場景,正是今天早上,我在沙發上睡覺。

而拍攝的角度,應該是對面樓,這么說林月走后,一直在監視我?

我剛有點憤怒,就發現我身邊出現了一個人影,我一眼就認出來,這個人就是正在住院的韓樂。

此刻韓樂來到了我的身旁,只見我睡得正香,他伸出手來,開始撫摸著我的頭發。

這個畫面有些詭異,韓樂就那么靜靜的摸著我的頭發,動作有些機械。

雖然背對著,但是能看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我頓時汗毛乍起,頭皮有些發麻。

視頻到這里就結束了,我的心怦怦直跳,額頭上早就都是冷汗。

“我現在就去找韓樂,他肯定有問題!”林月又給我發了條語音。

此刻我的腦袋特別亂,沒想到我最信任的室友,一直在害我。

我又看了一遍視頻,看著在韓樂的手腕上,系著一個紅布條。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里有些發毛,所以之前在圖片上,那女白領和我的手腕上,都系著紅布條。

所以這紅布條在我的印象里,已經代表著死亡了,韓樂,他到底要做什么?

關掉了視頻,我是徹底慌了,感覺自己身邊危機四伏。

雖然是白天,但我還是想找個人多的地方待著,同時也給換鎖的師傅打了個電話,想把鎖頭換了,這樣韓樂就進不來了。

想著他摸我頭發那個樣子,我就感覺脖子有些發涼。

今天是周末,我走在人來人往的步行街,神情有些恍惚。

就在這時候有個人攔住了我,是一個年輕的女孩,梳著個馬尾辮,就是看起來冷冰冰的。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煩心事了?”女孩一見面試,探性的問我。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旁邊那些算命的大爺大媽,無奈的撇了撇嘴。

一到周末或者晚上,就有很多大爺大媽在步行街算命騙人,沒想到這么一個年輕的姑娘,也這樣。

在看她穿著白體恤,牛仔褲,看起來也就不過二十歲,任誰也信不過啊。

“我見鬼了。”我隨口回了一句,就要走了。

我知道這女孩的語氣,一下子深沉了起來:“你印堂發黑,眼眶深凹,這確實是被鬼纏身的跡象。”

緊接著,她不客氣的,扒開了我的眼皮,抓起了右手。

“我沒猜錯的話,和你親近的人有關,這個人和你沒有親屬關系,但和你朝夕相處!”

女孩眼眸漆黑,盯著我目不轉睛的說,我的腦海里頓時蹦出了一個名字,韓樂。

緊接著她冷笑了一下,指著我的脖子說:“你脖子上的這個吻痕,也不是人留下的。”

聽到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脖子上的這個唇印,有點像情侶種的草莓,所以我也沒隱藏。

她卻一口說出來,這個唇印有鬼,說明她肯定天兩把刷子。

她說的都對,我甚至都懷疑,她是不是暗中調查過我。

唇印是早上才發現的,而且只有我自己知道。

“你,你是什么人?”我有點害怕了,怕她和女白領是一伙的。

女孩從身后拿出個牌子,上面寫著四個大字,茅山后裔。

我還是有點不相信,茅山后裔竟然會是個女孩?在我的印象里,這些道士都是些老頭啊。

我還是把我的生辰八字,還有這段時間發生的事,簡單的和她說了一下。

聽完了以后,女孩眉頭緊蹙:“竟然這么猖狂,你放心,只要我在,肯定把那個鬼打得魂飛魄散。”

看到她這么嫉惡如仇,我也放心了不少。

緊接著,女孩提出要幫我把唇印剔除。

我這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王曉晨。

“那個幫你可以,不過我是自己跑下山的,盤纏不多了,弄完了你能給我你一百塊錢嗎?”

王曉晨說完低下頭,臉紅了起來,看起來挺淳樸的。

一百塊錢吃頓燒烤都不夠,我很輕松的答應了下來,緊接著她帶我來到了路邊,往我嘴里塞了一瓣蒜。

只見她從一個白色的兜子里面,掏出來一把糯米,然后按在了我的唇印上。

我只感覺唇印忽冷忽熱,一會像是被炙烤,一會又像是被冰凍。

她又拿出一張符紙,逼迫著我吃了進去。

差不多過了十分鐘,她終于把糯米拿下來了。

透過她給的八卦鏡,我看向了自己的脖子,那唇印竟然真的消失了。

之前我可試過,這東西根本擦不掉,我是徹底相信王曉晨了。

我不由分說的,從口袋里掏出來二百塊錢,給了王曉晨,這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

小說《鬼貼》 第4章 茅山后裔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未來小說
  2. 修仙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