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且向花間留晚照

更新時間:2019-07-02 15:46:59

且向花間留晚照 連載中

且向花間留晚照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塵曉分類:仙俠主角:云玖白灼

經典小說《且向花間留晚照》由塵曉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云玖白灼,內容主要講述:“這只刺猬有點丑。” 云玖醉了,心里表示她是九尾狐,只是渡劫沒成功,變成了刺猬好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既然如此的話……

“那陛下真的是有心了,不過陛下也真是的,昨日派人說明就是了,還得讓你再跑一趟。”太后彎了彎嘴,扶了扶鬢,依舊是萬般的雍容華貴,就是語氣不甚好。

云玖又行了一禮,回復道:“這也是陛下的孝心,陛下知道您對妙妙主子十分看中,不忍心教太后擔憂,所以才沒告訴太后。也是奴婢愚鈍,本來看到妙妙主子安然無恙,遠遠朝太后您行一禮就可以悄無聲息退下的,不料還是打擾到了太后您,這是奴婢的不是!”

太后皮笑肉不笑,“這的確是他的孝心,只是最近怎么突然就孝順了起來?還真是讓我意外!”

四周再一次安靜下來,云玖臉上的笑也僵在了臉上。

當朝太后當著眾人的面毫無顧忌地職責皇帝沒有孝心,天啊,那她剛剛那些話豈不是全都說錯了,幾乎不成立啊!

云玖起了一腦門子的冷汗,她怎么也沒想到白灼原來跟他母后關系不好,更想不到太后竟然直接就這么把臉皮扯開了,這簡直……

一時之間,云玖整個人再次提心吊膽了起來。

一旁的人也都面面相覷,這等深宮秘聞,太后這么堂而皇之的說出來到底是幾個意思?那么是回去好好揣摩這段話里的意思還是全當沒有聽過才好?

因為太后的那一段話,整個庭院寂靜了,就連輕輕吹過的風都仿佛帶了腥風血雨的味。

哪知道將別人嚇了這么一大跳之后,太后卻一個人笑了出來,眼神有些嗔怪,“他要是真孝順,怎么會那么不聽哀家的話?哀家讓他早日充盈后宮,說了那么多回,他可是一句都沒聽進去!”

太后言畢,眾人紛紛松了一口氣。

現在看來,所謂陛下不孝,只不過是太后的玩笑話罷了,無傷大雅,于是眾人紛紛附和,一時之間空氣里又都是快活的氣息,又熱鬧了起來。

云玖只僵著臉,勉強笑了一下。

這時候妙瞳嘲諷一句,“讓你挖坑給別人,這下子把自己帶坑里了吧,你倒是真的敢說,一點都不怕的。”

“后半句我謝謝你對我的贊賞,不過前半句我得回贈給你,要不是你,我根本就不必如此!”

這兩個人在用只能被他們兩個人聽到的語言說話,絲毫沒有注意到旁的人。

妙瞳又回,“那可不一定,你這如月之姿,怎么可能能被人忽略?你說是不是?”

云玖恨不得把他摔到地上,以泄心頭之恨,后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但是她忍了許久還是忍不住問,“這么害我到底對你有什么好處?”

妙瞳舔手,輕飄飄回一句,“沒什么好處,就是我愿意罷了,我喜歡瞧熱鬧。”然后就把頭又扭了過去。

云玖正欲回擊回去,前頭太后叫她,“來來來,你過來。”

云玖無奈,抱著貓往前去。

太后一瞅見她抱著貓過去了,忙叫道:“好了,就呆在那吧,別過來了,天也怪熱的。”

云玖求之不得,忙應了是,老老實實待在原地了。

太后又發問,“來,你說,你是陛下跟前伺候的,什么時候的事?我不記得陛下跟前有你這么一號人啊?”

云玖腦筋轉了轉,立即回道,“回太后娘娘的話,奴婢在御前侍候也就這幾日的事。”

“哦,竟是如此嗎?那我在問你,你在陛下面前,都做些什么啊?”

其實太后心里想的是,白灼已經是個二十四五的年輕男子,身邊有這么一個妙人,未必把持得住,怎么可能僅僅只是一個侍女?只是云玖一直以奴婢自稱,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直接就問出來。

但是不問也是不可能的。

云玖沒想明白這問題背后的深意,但是她也犯了難,她到底怎么樣才能編出一個讓人信服的理由才能順利脫身?

最后想來想去還是想到了自己頭上,云玖回道,“是陛下找奴婢去喂刺猬的,因為奴婢會喂養刺猬,所以陛下才讓奴婢去御前的。”

太后聽的滿頭霧水,“刺猬?什么刺猬?”

云玖忙解釋,“太后有所不知,陛下不知從何處得到一只刺猬,當做玩物,所以便讓會養刺猬的奴婢到御前了。”

“胡鬧!一只刺猬!這種東西怎么能在皇宮里頭出現!一國之君竟然養了這么只丑東西,簡直上不得臺面!”太后好像真的是十分氣憤。

云玖就有些想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只刺猬,怎么就這么嚴重了?刺猬怎么了?刺猬哪里上不得臺面了?刺猬多好看啊!

也許是因為她就是那只刺猬的緣故,所以刺猬被太后說成是上不得臺面,云玖竟然有些氣憤,這被瞧不上的可不就是她嘛!

旁邊人正勸著,突然有太監高呼,“陛下駕到!”

聽聞此聲,這庭院里頭立馬呼啦啦地跪倒了一大片。

云玖是云山公主,地位尊崇,可沒給誰行過這么隆重的禮,換句話說,這種在人之下的委屈她可沒受過,這給人低頭行跪拜之禮,對她來說有點難辦到。但是不跪的話,也太突兀了一些,她可不想做出頭鳥,也罷!

她在心里頭寬慰自己,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罷了罷了,權當自己是歷劫了。

就這樣,云玖不情不愿地跪下了。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于是白灼過來的時候,她就沒看白灼,心里頭安慰自己不過是跪天地罷了。

只是她的安慰到底是自我安慰,只能安慰自己,改變不了既定事實,待白灼的裙擺從她臉旁掀過,帶起他身上好聞的冷檀香氣,云玖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

她的目光追隨著白灼而去,正好與轉身的白灼雙目對視。

白灼深深看她一眼,手一擺,冷聲道:“都起來吧!”

整整齊齊的聲音里頭,沒有云玖的,但是云玖也一并跟著站起來了。

太后問道:“陛下怎地又回來了?”

本來今日是白灼向太后請安的日子,于是太后便選了今日讓白灼見一見眾貴女,然而白灼真的就只是見一見,然后就離開了,為了保持顏面,太后還得自己花時間應付這些人,不過她已經決意要給白灼塞人,也是在看兒媳婦,所以精神也就還好。

白灼看了一眼云玖,然后道:“我讓她來母后這里瞧瞧,她一直沒回去,兒臣恐母后這里當真出了事,所以來瞧瞧?”

太后聞言,挑了挑眉,道:“哦,當真如此?”

小說《且向花間留晚照》 第19章 當真如此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百合小說
  3. 玄幻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