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更新時間:2019-07-03 15:58:26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連載中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楠木木分類:穿越主角:盧延寧木子

新書推薦,《穿越之歡喜農家女》是楠木木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盧延寧木子,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寧木子聞著空氣里傳來的雜亂野獸氣息,又看了看自己纖弱的身子,不由的感慨這金手指實在太雞肋了!還有那奇葩親戚!損她名譽!竟然還想奪她的錢財!不過當寧木子看到高大沉穩的獵戶丈夫出現時唔,那就…丈夫打獵我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阿姐!”一聲擔憂氣喘氣聲。

寧木子心臟猛抽疼,看過去,看到一個清秀的少年大口呼著氣,朝她走來。

“阿弟……”寧木子不受控制地叫喚,頓時,心里苦澀,眼前的少年是原主的弟弟,叫盧武,是盧家唯一護著原主的人。

盧武十七歲,此刻烏黑的眼睛浸滿憂心還有懊悔,身材挺拔,簡單的灰色衣料,顯出文人氣質,是個惹人疼的孩子,寧木子想起現代的弟弟,也是這般模樣,而她弟弟只會爭她的,搶她的東西。

原主對這個弟弟是又愛又恨,恨的是爹娘十分疼他,生來什么都有,而原主,只有躲著羨慕。

一聲脆響,盧武跪在床前,紅腫的眼睛,“阿姐!都是我的錯,阿姐不要生爹的氣,他也是沒辦法,你要是,要是不喜歡盧延,我去求爹,讓他帶你回去!”

盧武死死盯著面色極度慘白的阿姐,又愧疚又心疼,要不是他貪戀去縣上,阿姐就不會遭如此的罪,可他用的錢財還是用阿姐換來的!

他真該死!

盧武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

寧木子腦子陣陣刺痛,不斷泛起心酸,臉色更慘白了幾分,她嫁給盧延,絕大部分原因是因為盧武要交束脩。

就在盧武就要打第二掌時,寧木子攔住了,慣性脫口,“阿弟,你不必這樣。”

“阿姐,我求爹,接你回家!”盧武紅腫著臉,慘不忍睹,可見他那下打得多重。

寧木子閉了閉眼睛,心道,都過去了,以后會好起來。

說完這句話,寧木子感覺到身體像空了一般,看來原主的執念是散了。

“阿弟,我已經嫁人了,以后我會跟你姐夫好好過日子,以前的事,就不再提了。”寧木子咳了幾聲,緊著被子,開始趕人,“你快回去吧,等下爹娘著急了。”

“阿姐!”盧武聽出寧木子是怪他的,通紅眼睛想解釋,但寧木子閉上眼睛,是不愿再聽他說。

盧武咬緊唇,磕了兩個響頭,道,“阿姐,你好生休息,我會再來看你!”

寧木子沒吭聲,不管是替原主,還是她自己,寧木子對這些親戚,做不到不恨不怨。

忽然,門口傳來一聲又一聲尖酸刻薄的女聲。

“阿弟!你臉怎么了!那個**打你!”

“二姐……”

“剛嫁了人就以為自個兒能上天!竟敢打你!看我不教訓她!”盧燕花指著房,破口大罵。

寧木子對她來說,就是恥辱,又丑又沒用!就因為她,村里人多少人在背后笑話盧家!就算是嫁人,那**還是改不了禍害人!

“二姐,你作甚啊!不是阿姐打的,是我自己打的!給我回去!”盧武強氣惱拉著潑婦似的盧燕花出院子。

“呸!你好端端自己打自己作甚,肯定是那**又在教壞你!寧木子!你都嫁人了!還纏著我阿弟干甚……”

聽著一句比一句難聽的話,寧木子捏緊被褥,搜了搜原主的記憶,這盧燕花恨她的原因,可是耐人尋味啊。

經過盧家姐弟一番鬧騰,寧木子備感疲倦,躺進被褥里,閉上眼睛,迷迷糊糊中又聽到很輕很輕的開門聲。

寧木子睜不開眼睛,只感覺到被子緊了緊,身下的炕熱了些,她徹底睡了過去。

盧延盯著他的新婚妻子看了會,清冷的面容閃現一絲茫然,把她帶回來,是不是做錯了?

容不得他多想,他必須去山上獵獸做冬糧,家里一點存貨都沒有了,過幾天就會大寒,就不會有獸出來,他能挨餓,他的小妻子可不行。

寧木子醒來時,天都黑了,屋內安靜得可怕,顯然,盧延不在家。

會去哪里了?

寧木子借著月光找到蠟燭,點亮,她見墻上的弓箭和刀都不在,微怔,男人不會是去打獵還沒回來吧?

她輕輕挪動身子,渾身軟綿綿的,難受得厲害,寧木子到門口望了望,漆黑一片,看不著什么,連個人影都沒有。

“怎么還不回來?”寧木子低嘟一句,怕自己好不容易好些的身子又發起燒,沒再看下去,關緊門,進了屋子。

她在屋內細細轉了轉,發現雖然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但打掃得十分干凈,角角落落幾乎一塵不染,看得出主人有用心地在過日子。

找到廚房時,寧木子深吸一口氣,只見幾把可憐巴巴的小白菜,調料就剩一勺鹽,說好點,還有一些婚禮留下的剩肉,

媽呀!這日子怎么過?

發愁歸發愁,當下先填飽肚子再說,寧木子活動了下手腕,白菜全炒了,順帶把剩菜都熱了,這剩的雖然是肉,現在是冬天不容易,放久了對身體總歸不好。

今晚必須把它吃完了!

打定主意,寧木子把菜端上桌子,卻忘了根本不知道盧延什么回來,她苦著臉,準備把菜端回廚房,熱在鍋蓋上。

可沒等她端菜,門倏然開了,呼呼猛風直面吹進來,寧木子冷不丁打了陣冷顫,隨即,聞到濃烈刺鼻的血腥味。

“阿嚏!”寧木子措不及防打響氣。

而后,她腦海冒出一個念頭,是狼的氣味!還是兩只!

寧木子暗自疑惑自己怎么會知道?一邊驚猛地看向門口,只見一個男人,扛著類似狼的物品,帶著血跡著臉,配上漆黑的背景……

噠!嚇她一跳!

“額……你回來了,剛好,吃飯了。”

弱弱,軟軟糯的嗓音,寧木子絕不承認自己心臟在打鼓。

男人靜站很長時間,寧木子臉都快笑僵,正想用什么話打破僵局,男人動了,一言不發去了廚房,然后打兩桶去了門外。

緊接著,寧木子聽到嘩啦聲,臉色一黑。

這男人大冷天的,在外面沖冷水澡!

沒有持續多久,男人重新進來了,許是洗了澡,換了套衣服緣故,血腥味淡了些。

寧木子下意識嗅了嗅鼻子,暫且忽略廚房的狼味,空氣清爽了不少。

男人依舊一言不發挪步到桌邊,但只是站著,沒再有下步動作,似乎有絲不知所措。

寧木子意識到這點,愣了愣,放低聲音開口,“吃……吃飯嗎?”

男人點頭,坐了下來,脊背挺得筆直,寧木子卻覺得異常“乖萌”。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驚悚懸疑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