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我居然能長生

更新時間:2019-07-03 16:07:47

我居然能長生 連載中

我居然能長生

來源:掌文作者:一品騷年分類:都市主角:葉漠蘇雨欣

主角是葉漠蘇雨欣的小說叫《我居然能長生》,它的作者是一品騷年創作的社會都市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你爺爺是首富?嗯,他應該是我小弟的小弟……迷茫長生幾萬年,今日方知我是我。幕后boss,了解一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板車。

繩索。

**。

這就是葉漠外出,別人對葉漠的印象。

當然,板車上重重疊疊的黑衣槍手讓這些心中鄙視的人不敢上前挑釁葉漠。

太滲人。

有點雨夜屠夫的味道。

當然,更多人震撼之后,還是鄙視無比的想到:"麻痹,現在這群搞行為藝術的家伙真的是不要臉,為了火,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葉漠的速度很快,拉著這么多人好像是沒有給他造成半點的影響。

他的確是送禮。

給張家送禮。

在最后的懲罰之前,收點利息也不錯。

讓他們惡心到不行,總是葉漠最愿意看到的事情。

張家,張維雅臉色鐵青,咬牙切齒說道:"你說,精英小隊全滅,暗殺葉漠不成?"

屬下低頭,有些忐忑。

這個消息的確是讓人難以接受。

"是這樣的。"

終于還是開口回應。

"不過不是葉漠動手,而是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

緩緩回應之后。

張維雅惱怒到了極點:"該死的蘇家,一定是蘇家請的保鏢,蘇正勤這老東西老糊涂了么,竟然相信葉漠可以救他?癌癥晚期,救個屁啊,以為葉漠是神仙?"

對于葉漠,張維雅很難冷靜下來。

一個曾經被自己利用的垃圾搖身一變,各種惡心。偏偏還拿葉漠有點沒辦法。

這讓張維雅如何冷靜。

正要說話。

外面,一陣巨響傳來,伴隨陣陣喧嘩。

"又出什么事了?哪個不長眼的東西,還敢到我張家囂張。"

張維雅正是一肚子火氣,此刻,徹底爆發,陰沉著臉,直接朝著門外走去。

到了門口。

正好看到葉漠拖著板車,好像是卸貨一樣,將一群槍手給倒在了地上。

"他們還活著,不過,都廢了,你們養著吧。"

葉漠開口說道。

挑釁味道,不言而明。

活著?但,廢了。

這要張家養著一群吃白飯的廢物。

張家是善堂么?

當然不是。

但。

千金買馬骨的道理張維雅肯定是明白。

葉漠搞這么大的動靜,張維雅難道能夠把這群人給攆走?

最后,只能是捏著鼻子吞了這些蒼蠅。

"葉漠,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了你。"

張維雅聲音冷漠如刀。

葉漠,實在是太囂張了。

不過是一個廢物一樣的贅婿,大難不死,不乖乖的逃離,反倒是回來挑釁。簡直是不知死活。

"那你,來殺。"

葉漠緩緩開口。

張維雅頓時呼吸一窒。

能殺。殺得了。

還用等到現在?

"以為蘇家撐腰,你就無敵?我馬上就是薛家孫媳,薛家不輸蘇家,而你?靠著招搖撞騙,蒙騙蘇正勤,以為能夠長久?很快,你就會再次變成喪家犬,到時候……我看你能夠囂張到何時。"

張維雅開口說道。

葉漠此刻囂張,不過是鏡花水月。

狐假虎威罷了。

在張維雅看來,葉漠的各種挑釁,都是可憐至極的。

"來啊,殺我。"

葉漠簡短回應。

張維雅頓時咬牙切齒,對葉漠,惱怒到了極點。

"大婚在即,不要節外生枝。"

張德才出現,開口說道,算是給了張維雅一個臺階下。

龍祥被廢,就算是有了龍祥的幫忙說辭,張德才他們依然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薛家,可不僅僅是薛磐一個人說了算。

而且,所謂的葉漠用秘法**潛能,后果嚴重的說法顯然也沒有成立,葉漠現在都還好端端的活蹦亂跳。

因此,張德才盡管不情愿,卻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葉漠的確是能夠給他們造成不小的麻煩。

"你不用做出這些無用的挑釁,葉漠,馬上離開,要不然,我們會直接報警。"

我張德才居高臨下,看著葉漠,開口說道。

"你們,這是慫了?"

葉漠似笑非笑的開口說道。

這話,頓時讓張維雅皺眉,我張德才也是有些惱怒,覺得葉漠蹬鼻子上臉。

"你的訂婚宴,我要參加,給我一張請帖。"

葉漠開口說道。

擺明了要給張家搗亂了。

"你這是找死。"

張維雅怒了:"真以為你區區一個贅婿廢物,能夠翻天?你有什么資格參加我的訂婚宴?那天過來的非富即貴,你一個乞丐都不如的家伙,跑來吃白食么?給他一萬塊錢,讓他滾。"

幾次暗殺不成,張維雅此刻還真的有點拿葉漠沒有法子。

"請帖么,給他就是,多一點人來參加我們的訂婚宴,見證我們的愛情,有什么不好么?"

一個聲音響起。

張維雅吃了一驚,不敢相信的看著門外。

隨后,猶如小鳥依人一樣,直接沖了過去,說:"親愛的,你怎么來了。"

張維雅此刻滿臉幸福甜蜜,臉上都是小女人的幸福笑容,這種笑容是葉漠從來沒有看到過得。

以前,張維雅在葉漠的面前,只有高高在上,只有冷漠,甚至連多看葉漠一眼,都覺得是對她的一種羞辱。

葉漠曾經醉酒,誤入了張維雅的房間。

換來的結果,就是葉漠差點被活活打死,而那間房屋都被張維雅直接暴力拆除,從此消失不見。

現在,看著張維雅一臉柔弱的小女人模樣,葉漠只覺得諷刺。

薛磐挺帥,一米八左右的個子,身材勻稱,風范儒雅,的確是豪門貴公子的風范。

紳士無比的挽著張維雅的手,薛磐走了過來,說:"你想要一張請帖?"

"親愛的,這就是我給你說過的……"

似乎生怕薛磐有一點點的誤會,張維雅趕緊開口,想要介紹葉漠。

"我知道,葉漠么,葉正凌的兒子,神醫之后啊,可惜……"

薛磐有些遺憾的樣子,緩緩說道:"已經家破人亡,先人沒好命,后人不爭氣,葉家,活該滅絕。"

葉漠原本對張家步步緊逼,是想要看看張家幕后之人會不會站出來。

張德才那個家伙對于玄黃冊的價值根本不了解,那么長的布局,肯定不是張德才的手筆。

但是現在,薛磐站了出來,葉漠的計劃肯定是無法繼續施展下去了。

但,薛磐的語氣,卻讓葉漠心跳加速,看樣子,薛磐似乎知道不少關于自己父母的事情?

"給他一張最高等級的邀請函,到時候,我們的訂婚宴,少不了葉漠,畢竟,曾經葉正凌的兒子啊,嘿嘿。"

薛磐開口說道。

似乎,一直在撩撥葉漠的情緒。

葉正凌。

只是葉漠父親的名字。

但是葉漠出身,葉正凌就已經失蹤,下落不明,葉漠母親對于葉正凌的事情也是含糊其辭,不愿多說。

現在,薛磐口中這樣一說,反倒是讓葉漠皺眉好奇。

難道,自己老子當年還相當不一般。要不然,看薛磐這種驕傲到極點的家伙為什么幾次聽到葉正凌?

"葉漠,拿著邀請函趕緊滾,你不就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糾纏我不放,就是想要顯示你的存在感,讓我后悔,讓我回心轉意么?現在,我的未婚夫就站在你的面前,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你,哪一點比得上我的男人。"

張維雅眼中對于葉漠的厭惡清晰可見,沒有半點掩飾。

因為薛磐的出現,張維雅在葉漠的面前驕傲更是上升到了極點。

薛家大少薛磐是自己的男人。

葉漠,你好好看看。在薛磐的面前,你算個屁。

"你知道我父親的事情?"

葉漠沒有理會張維雅的諷刺,甚至,看都沒有看張維雅一眼,只是看著薛磐開口說道。

張維雅?

自以為是的**而已。

葉漠做這一切只是為了在她的面前彰顯存在感?簡直是可笑到了極點。

"知道。"

薛磐點頭。

"你老子當年也是杭城的一代人物,挺牛逼的,后來么,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背叛了你母親,但是,那個女人卻只是逢場作戲,你老子受了打擊,就這樣瘋了,下落不明,后來,就有了你……所以呢,其實,你就是一個賤種,老娘偷人,老爸在外面亂搞,一家子都是廢物。"

薛磐眼神同情,看著葉漠,開口說道。

"親愛的,你說的是真的?"

張維雅一臉吃驚的這樣子。

"當然是真的,我何必說謊,以前還遺憾,沒有能親自看看葉漠,現在終于有了機會了,這樣的極品爸媽生出來的……嘿嘿。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薛磐開口。

"天啊,幸好我把這個家伙趕出門外了,要不然,我張家門風都被敗壞了,不行,我們這棟樓不要了,晦氣,重新修吧。"

張維雅驚呼,對葉漠嫌棄到了極點,一臉別扭的樣子,似乎,因為葉漠的存在,連空氣都變得難以接受了。

頓時,全場哄笑。

對葉漠諷刺到了極點。

"你。找死。"

葉漠一步邁出。

直接朝著薛磐一拳轟殺出去。

"放肆,葉漠,你好大的膽子,也敢對薛少動手?"

張維雅竟然是在第一時間不顧一切的擋在薛磐的面前,對葉漠大聲呵斥。

她知道,葉漠是愛她的,把她當成女神一樣的崇敬,就憑葉漠,怎么可能有膽量對她動手。

薛磐眼神冷漠,站在原地不動,似乎被張維雅一個女人保護,對他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葉漠出手,沒有半點猶豫,目標,赫然是薛磐。

誰擋著,誰死。

既然張維雅愿意考驗一下在葉漠心目中的地位。

那,葉漠就用實際行動讓張維雅好好看看,她到底在葉漠心中算個什么東西。

小說《我居然能長生》 第十七章 囂張羞辱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宮廷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