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神廚毒妃

更新時間:2019-07-03 16:52:35

神廚毒妃 連載中

神廚毒妃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言辭鑿鑿分類:言情主角:霽云暮南辭

主角是霽云暮南辭的小說叫《神廚毒妃》,是作者言辭鑿鑿傾心創作的一本古言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們有著同樣的名字,只是一個是善良的醫生,妙手回春!一個是毒谷惡毒無腦圣女,百步施毒!她愛好美食烹飪,南辭愛好殺人于無形!一朝穿越,醫毒融合,初見時冷漠高傲,熟悉后蠻橫無理,呆萌可愛。什么權勢,陷害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有趣,你先下去吧!”霽云暮此時竟有些惱恨自己為何沒去,或許遠遠看著便好……

“是!”赤木應聲說道,轉身之時,也不覺向南辭的玉春苑望去。

“吳媽,你們在弄什么吃的,王爺叫我給他盛一份。”劉管家走上前,四處看了一圈,隨后又用鼻子嗅了嗅,竟沒一丁點的香味。

吳媽見狀,便道:“那您可是來晚了,是南姑娘做了粥,好像叫香菇瘦肉粥,香菇的香味全都散發出來了,那口感亦是入口即化呢!”

吳媽說話之間,還沉浸在吃粥時的迷戀中。

“這可如何是好?”劉管家這一聽,心下便有些著急,腳步來回踱著,又看向吳媽,眼神有些狡黠道,“不然,吳媽去南姑娘哪兒盛一份?”

“可不多了,怕是已經吃完了。”吳媽思慮著,便想著南姑娘是給冬梅做的,此時冬梅也該醒了。

王爺心中念念不忘,這已經跟著來廚房了,還沒進去,就聽見這一番話,便停下了腳步,嘆息了一口氣。

“香菇瘦肉粥?”霽云暮在心中默念了一句,便腳步輕盈,躍墻而起,不過半晌,便到了玉春苑的瓦礫之上。

只聽聞屋中柔美的聲音響起,巧著還剛開始吃。

霽云暮飄然而下,便敲了敲南辭的門。

南辭怒道:“敢問又是哪位夫人前來找麻煩,趕緊滾蛋。”

霽云暮聞言,被吼得有些尷尬,這才說道:“是我。”

“我管你是誰,想找麻煩明天再來!”

霽云暮聞言,臉色突然之間變得深沉,在黑夜之中,雙眸恍若帶著寒光。

“好像是王爺。”冬梅這才小聲說道。

“他來干嘛!”南辭聽聞是那個撲克臉,好歹這是他的府宅,將人拒之門外,似乎有些不妥,便起身去開了門。

屋中一陣飄香,飄散了出來,原本怒及的臉,此刻稍稍緩和,說道:“今日之事,我已聽說。”

“然后呢?是要到掃庭院,還是給誰端茶倒水,賠禮道歉?”南辭見眼前男子,經過一番梳洗,卻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漠,可那雙殺人的手以及眼睛卻歷歷在目。

霽云暮聞言,正等著入座的神色突然一愣,隨后便如同沒事人一樣,上前攪動了一下粥說道:“我就說這剛進來就聞著香,原是這個。”

剛想要就著碗吃,南辭便走上前說道:“對不起,不夠分。”

“夠得,夠得,奴已經吃飽了。”冬梅瞧著這勁兒,急忙說道,又瞧著霽云暮臉色難看,“奴母親在家還著急著,奴先退下了。”

冬梅隨意作了個揖,便退下了。

“昨日,謝謝姑娘出手相救。”霽云暮話很慢,手上動作卻極快,南辭依然阻止不了。

況且本就是別人的米糧,她不過加工了一下,也就未曾計較,只道:“我這也休整好了,明日一早,我便離去。”

霽云暮一勺子吃了一口粥,眼前一亮,米粒顆顆絲滑,卻入口即化,香菇更是讓他齒間留香,肉雖柴,卻別有一番滋味。

“這粥……”霽云暮吃著稍閉上眼眸,腦海里卻呈現了母親輕撫他的臉頰一般溫暖,心中早已波瀾壯闊,面上依舊冷漠,好半晌才道,“姑娘要去哪兒?”

南辭未言,只坐在一旁,心中亦是忐忑難安,從窗戶看去,一輪圓月讓她略微傷感,不知應該去哪兒。

“王爺即是沒事,那便請回吧!”南辭見鍋中粥已經是底朝天,便也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王爺手上一滯,嘴角略微尷尬,又見南辭什么也不愿多說,也就起身離開了。

黑夜里,唯有月光懸掛,府上此時已經靜下來了,不似白天那般喧囂,他竟有些疑惑南辭到底從何而來,這一手醫術以及廚藝……

“王爺,問了抓回來的俘虜,只說是突然闖入瓶山,被土匪發現,直接擄了去山上做壓寨夫人的,問過那一帶的人,都無人知曉南姑娘身份,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赤木拱手說著,在黑夜里看不清神色,末了才道:“此人身份不明,不可久留。”

“區區一女子,有何懼。”霽云暮心中躊躇許久,“去,派人把本王要娶她為妃一事宣揚出去。”

赤木一個腦袋兩個大,聽著這話,內心突然之間有些疑惑道:“這是何意?”

霽云暮只回過頭瞥了赤木一眼,他垂下頭顱應是,便退下了。

霽云暮仰望著天空,長長嘆息了一口氣,隨后嘴角卻又流露出一抹笑。

天剛冒出一道火星子,戰王府上便是一陣喧囂吵鬧,南辭揉了揉眼眸,這才聽清外面在鬧騰什么。

“叫那個小**給我出來,本郡主倒要看看是什么貨色,竟敢勾引暮哥哥。”門外一女子一身貴氣逼人,極其囂張跋扈。

這架勢,可比府上三位夫人更加強勢。

南辭有些煩躁的揉了揉太陽穴,直接將被子蓋在腦袋頂上,卻仍舊蓋不過這一聲聲尖銳之聲,只得起身,披上衣裳,這門就被一腳踹開了。

“你就是那小**?”女子看著南辭背影,一身素衣裹身,長而黝黑的頭發,即便沒有看見臉,就讓她心中一窩火,芊芊細手一揮,一群家仆就走上來牽制南辭。

南辭扶額,身體十分靈巧的躲開了,在一個轉身,秀發隨之而動,飄揚而起,潔白素衣在初晨的陽光照耀下,顯得透亮使得南辭周身都泛著光,讓女子都看得定了神。

“姑娘,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這般出言不遜。”南辭瞧著眼前的女子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活脫脫就是被父母寵壞了的孩子。

“哼,就你也配與本郡主說話,來人給我押出來。”郡主看著南辭這般容貌,心中更是嫉妒。

原來是個郡主,難怪如此囂張跋扈。

幾個小廝,立即將她團團圍住,南辭只覺可笑,再這戰王府也就呆了不到兩天,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戰王可真是招了一堆爛桃花啊!

也容不得她多想,小廝已經沖了上來,南辭身體嬌小,且靈活,未曾等小廝湊上來,就已經打趴了兩個,緊接著動作,又是反轉一腳,正中小廝下身,疼的在地上打滾。

猜你喜歡

  1. 寵婚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游戲小說
  4. 江湖恩怨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