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鳳還巢,君莫安!

更新時間:2019-07-07 09:59:51

鳳還巢,君莫安! 連載中

鳳還巢,君莫安!

來源:掌中云作者:流星颯沓分類:歷史主角:容長安夜擎

主人公叫容長安夜擎的小說叫《鳳還巢,君莫安!》,本小說的作者是流星颯沓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阿熙!你終于來了,你知道我是無辜的了對不對?我沒有請殺手刺殺你!你不是說,容家是你左右臂膀,看在我父親的面上,相信我一次好不好?”她布滿血絲的眼里淚水朦朧,她深深愛著的人,怎么舍得刺殺呢?這一路,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擎身邊的張德全顯然是不準備放過她,再次尖利的喊了一嗓子:“大膽!”

茹娘如夢初醒,再看了夜擎一眼,款款福下身子,語調平靜無波:“茹娘見過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張德全這些年對夜擎的心思早已經了如指掌,不等夜擎開口,他直接說出夜擎想問的話:“你是何人,為何會出現在宮里?”

茹娘的眼一直看著地面,行禮的動作紋絲不動,“回公公的話,民女名喚茹娘,師從楊蕊,有些三腳貓的醫術,被皇后娘娘傳喚宮中診容。”

張德全自然而然想到了趙希蕓的那張臉,下意識的皺了眉頭,但這不是他該摻和的事,低著頭乖順的退到夜擎身后半步。

夜擎淡抬了眼,只掠過茹娘一眼,目光便放開了,容長安死后,皇宮里的滿目繁華都失了色,任何事都不能讓他上心。

皇帝聲勢浩蕩的儀仗緩緩從茹娘身邊行過,茹娘從始至終都沒有抬起過臉,一直到最后一個宮女越過她,她才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等!”張德全卻又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掐著尖利的太監音,茹娘轉身看去,張德全快步走到茹娘身前:“還好姑娘沒走,姑娘可是喚作茹娘?”

“可是皇上有事吩咐?”茹娘心頭一動,復雜晦澀的情緒自心頭蕩開。

但不過一面之緣,楊蕊醫術堪比昔日華佗,換臉之術更是舉世無雙,夜擎不該有理由認的出她才是。

“皇上近來因太過憂思國事而夜不能寐。”張德全說的隱晦十分,猶猶豫豫,斟酌著言辭:“茹娘可愿開些助眠的方子?”

茹娘微微一怔,心頭松了口氣的瞬間,又不知為何有些許失望。

“公公說笑了,皇上一片愛民之心,茹娘自當盡心照顧圣上龍體。”

張德全欣慰的笑了,翹著蘭花指,心情高興下聲音愈發女性:“茹娘愿意就好,那,茹娘今天晚上就留在宮里,老奴為您安排住宿,您只管折騰。”

張德全的一張老臉笑成了菊花,茹娘看了一眼便移開眼眸,淡聲道:“那就麻煩公公了。”

張德全給她安排的宮邸離御書房不遠,里頭安置了十位宮娥,她剛進宮里,便有一排宮娥正成一豎,齊齊朝她下跪行禮:“奴婢見過姑娘。”

茹娘只是抬了抬眼,略微有些不太自在,她被背叛過,對于這種貼身女婢,她唯有敬而遠之四字。

張德全看在眼里,笑著讓所有人散了去,這才對茹娘拱手道:“茹娘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叫雜家。”

“多謝公公。”

張德全剛走,便有婢女笑著貼上來,微福了福身子:“姑娘從宮外來的?”

茹娘抬眼掃了她一眼,略有些好笑:“這皇宮里的下人,都這樣主次不分?”

婢女臉色猛的一變,立刻行禮跪下:“姑娘原諒奴婢冒犯。”

茹娘理也未理,抬腳進了屋子里,并不是她不近人情,曾經的趙希蕓和如今這些婢女何其相像。

屋子里果真應有盡有,像是將太醫院里頭,能用到的藥材都搬來了,茹娘隨手拉開一個屜子,里頭放著滿滿當當的安神草,品相十分上佳。

茹娘很快就將屜子合上,喚了宮娥過來:“你去通知張德……張公公一聲,我需要些香料,料子名字我寫在方子上給你。”

宮娥應了,茹娘俯身寫字,寫完了起身吹干墨跡,遞給宮娥,宮娥隨即轉身離開。

其實倒也不是不能給夜擎開藥,只是安神助眠的方子,大多一開始有用,之后愈加沒有效果,且人還已經依賴上了藥物。

太醫院里頭那么多太醫,若能用藥,早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的上了手,到現在都沒有動靜……

茹娘的眼里忽的掠過絲嘲諷,她倒是忘了,那男人最不喜喝藥。

因此她打算配制些香,平日里在殿內點著,日積月累下,不但會依賴,且需要的量同樣會增加。

張德全的速度快的很,東西很快就送了來,茹娘進了屋里,在對待夜擎的事情上,她一直很認真,只不過這次換成了害。

安神香很快調制好,茹娘輕巧的將籃子一提,晃晃悠悠的走出去,婢女立刻起身迎上來:“姑娘要去哪?可識得路?”

茹娘剛欲開口識得,但很快反應過來,她如今是茹娘,而茹娘是第一次入宮。

“勞煩帶路御書房。”這個時間點夜擎應當在御書房,茹娘抬眼看了下天色,天色已近傍晚,趙希蕓容顏盡毀,依夜擎的性子,應當會對趙希蕓失去興趣,而后宮里她還未聽過有哪位娘娘重獲榮寵。

她是這樣了解那個男人。

茹娘眼底掠過一絲掩藏極深的嘲諷,面前的宮娥已經轉身帶路,她斂去心思,跟著她去了御書房,御書房門口,張德全隔著老遠就眼尖看見了她,笑呵呵的近了前,拱手行了一禮,茹娘對著他微微傾身頷首。

“雜家還道要等姑娘一兩日,沒成想這就送來了。”張德全一張老臉笑成了菊花,態度放的端正有禮,就這樣的態度,即便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錯處,也不好太過責難。

是了,一直以來都是她和家里看不清如今的局勢,皇上的真心。

伴君如伴虎并不是瞎言,只是他們在夜擎未登基前就走的近,自以為和其他人不同。

茹娘淡淡笑了笑,說的是客套話:“茹娘如今行醫于世,為的是懸壺濟世,皇上為民憂心不得安睡,茹娘自當盡快將安神香調好送來,皇上龍體安康,百姓則有福日。”

“茹娘高風亮節,連男子也不能相比。”張德全態度更加恭敬,微微側身,做出“請”的手勢,“姑娘請跟雜家這邊來。”

入了御書房,茹娘環顧四周一圈,很快失了興致,張德全掐著嗓子喊了句:“皇上,茹娘來了。”

說完,張德全笑了笑:“姑娘進去送吧,老奴便不進去了。”

茹娘年輕貌美,周身氣質淡雅如蓮,脾氣還好得很,比起中宮那位毀了容,目中無人的皇后,要好的太多。

小說《鳳還巢,君莫安!》 第7章 安神香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百合小說
  2. 種田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