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擄愛強歡:郁少的假面妻

更新時間:2019-08-24 14:41:53

擄愛強歡:郁少的假面妻 連載中

擄愛強歡:郁少的假面妻

來源:微閱云作者:夢洛分類:言情主角:竹煙郁司城

《擄愛強歡:郁少的假面妻》是夢洛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竹煙郁司城,書中主要講述了:第一次,竹煙被跟隨十幾年的男人送給神秘大亨郁司城,她清冷拒絕,“郁先生,你太小了。” 他眸眼深邃黯然,“不試試怎么知道?” 第二次,他竟要把她送還給那個男人,她紅了眼,“我到底...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錦城。

這是十二年來最大的一場雪,刺骨的寒風呼嘯而過,刮得“第一監獄”鐵門上的細銹嚓嚓落地。

“好好做人,別再回來了!”身后的鐵門“哐”地關上,獄警的聲音變得遙遠。

竹煙站在冷寂的風中,素白的雪,土灰的衣,那張驚艷絕倫的臉和她的名字一樣,淡如輕煙,純凈雙眸看向空蕩的馬路。

被凍得緋紅的柔唇輕哂,“沒人接呢!”

她看起來似乎不冷,纖瘦的身體穿過兩條街,步態自如的進了電話亭。

“是我。”她的聲音很好聽,清雅皎潔。

“篤篤!”電話亭外被人敲了敲,她敏感的轉過頭,看到一身黑衣的保鏢就知道是唐嗣的人。

電話里這時也恰巧傳來唐嗣低沉的聲音,和每次給她下任務時一樣沒有起伏,“他會給你地址,以后你就是郁先生的人,該給你的報酬我打你賬上了。”

唐嗣三十二歲,比她大的十二歲成了所有魅力的沉淀,每次做完任務她只要看到他沉穩的背影就很心安、滿足,不需要獎勵。

但這一刻,那些她對他的喜歡化成一絲痛刺入皮肉。

“什么意思?”她眸子更涼了。

數秒后,她的目光落在茫茫白雪上,微痛,“你把我送人?阿嗣。”

“在我替你頂罪一年半后的今天?”

越疼,聲音越冷。

他送過很多女孩,可是從來不會是她。

她跟了唐嗣十二年,盛唐里的人個個對她恭敬無比,因為她看著盛唐從無到有。

那又如何,她竟然也只是他的工具?

走出電話亭,黑衣男子將紙條遞過來,她面無表情的去接。

手背被男子摸過,她的目光從被摸過的手逐漸抬高,移到男子臉上。

那雙清麗的眸子,看得男子一哆嗦,又強自站著,不就是被拿去交易的物品?

“啪!”結實的一巴掌,竹煙順勢將手里的紙條扔落在地,冷著聲音:“給我撿起來。”

男子本就凍得難受的臉因為一巴掌而生生的疼,眼底有了怒,可是把地址交到她手里是唐嗣的任務,至少,這個交付必須完成。

所以他咬著牙彎腰去撿。

也是那瞬間,男子健壯的腰被竹煙踹到出不了聲,緊接著,他的臉被踩到了厚厚的雪層里。

竹煙是輾著男子的手背離開的,她真后悔沒穿皮鞋,把那只摸過她的手踩廢。

那么多男人,還沒誰敢真碰她呢!

纖柔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雪地里,不遠處黑色的卡宴降下車窗。

男人雕刻般冷峻的五官逐漸顯露,斜分的短發露出飽滿天庭,越發顯得一雙眸子深邃沉暗。

他雙手相扣倚著座位,薄唇輕啟,嗓音醇澈,“就是她么?”

南望點頭:“是的先生,要跟過去么?”

男人搖頭,關上窗戶,順勢低眉看了腕表,“去公司。”

車子啟動,輪胎處積了幾寸的雪輕輕松動,可見車子候了好久。

許久,后座的男人再次開腔:“查她兩年前的資料,八點前送到辦公室。”

他必須確認,她是不是當年的那個人,但愿沒挑錯。

時間有點趕,但南望還是恭敬的點頭,“明白!”

又問:“她在唐嗣身邊很久,一直替唐嗣做事,期間必然很多偽裝的身份,每個時段的都要?”

男人已經低眉打開文件,只低低的“嗯”了一聲,難得補充:“包括照片。”

“是!”

其實南望到現在也不明白郁先生要這個女人做什么,尤其是他剛回錦城沒多久,第一件事居然就是和唐嗣要了竹煙。

沒人知道萬世集團從哪弄來一個空降的總裁,身份神秘,行事隱秘,唯獨萬世集團每個舉措都顯出了他的雷厲權威,三個月就壓得幾個大集團俯首稱臣。

要說他低調,是事實,他深居簡出;可要說高調也絕對不假,他喜歡進出各個會所,以至于沒人猜得透他到底是什么性情。

正因為這樣,稱霸錦城多年的唐嗣不得不把他放在眼里。

郁司城昨晚出差回來,八點下飛機,九點約見唐嗣。

前邊所有談論內容都不輕不重,直到準備離開的幾分鐘,郁司城隨口提起:“唐先生的那位寵兒,該出獄了?”

他竟把她的出獄時間算得清清楚楚。

這個細節,足以讓唐嗣明白,他沒有拒絕的余地。

果然,郁司城低眉,手腕搭到煙灰缸邊,漫不經心的彈著,道:“明天讓她去我那兒吧。”

不是問句。

語調平穩從容:“唐先生最近想批的項目,希望我的人能幫到你。”

說話間也沒有看唐嗣,說完才象征禮節的抬頭,微勾唇,也起了身,不給唐嗣回答的時間,伸手握了握,“我還有事。”

郁司城一米八六,唐嗣也一米八出頭,可哪怕比他年長,在錦城行走多年,唐嗣竟也低了一截氣勢。

轉頭看向門口,唐嗣才略微瞇眼,簡單一個商人不可能有這樣的氣魄。

晚上九點半,錦城的雪夜依舊徹骨的寒。

黑色卡宴徐徐進入華府莊園,停車后,南望自覺的離開。

車里的男人自顧坐了會兒,隱約的光線里可見他指尖捻著一疊資料,夾雜著不少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是同一張驚艷精致的臉。

少了點什么,但也夠了。

軟肋那一欄寫著:幼時遭過虐待,被肢體接觸就會痙攣。

等于說,要治她,這條就夠了。

竹煙坐在別墅客廳的沙發上,聽到傭人迎接主人的聲音,才立刻抬頭看過去。

見到那張臉的時候,她愣了一下。

她替唐嗣辦事到處行走,什么人都見過,可是依舊被驚艷到了,尤其她最愛男人挺拔的鼻梁和薄削的唇。

他都完美貼合她的挑剔。

“怎么,以為買你的是個老翁?”郁司城漫不經心的目光看過去,褪去外套正好扔到她懷里。

沉聲:“掛起來。”

竹煙看著西裝皺眉,衣服上有著他濃郁的氣息。

不陌生,竟然似曾相識的好聞。

“告訴我你買我的目的。”她直直的看著他。

男人大刀闊斧的在沙發落座,往后倚去的動作又極盡迷人,抬眸,“男人買女人,無非那么一個目的?”

郁司城看到了不遠處摔爛的花瓶,沒記錯的話價值兩千萬。

傭人都沒敢亂撿碎片。

他倒了一杯水,眼底似笑非笑,“氣唐嗣的行為?畢竟你替他受了一年半苦,他轉手把你賣了。”

“你別妄想挑撥我們的關系!利用我去害他!”

“你們的關系?”男人頗有意味的看向她。

隱約被她一語中的,莫名激起男人的不悅,尤其……

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對那個男人的愛慕,因為愛慕,所以憤怒。

看著她這樣的眼神,郁司城會不悅,她愛慕唐嗣,那他要用她,至少第一步,必須將唐嗣從她心里抹殺!

剛端起來的杯子放回桌面,他就那么盯著她,一抹冷笑后忽然將她扯到了沙發上,“也許我不比他差?”

他的話語里滿是不尊重。

竹煙素眉蹙起,“你到底是誰?要我做什么?”

其實竹煙知道,一個能讓唐嗣妥協的男人,絕對不簡單。可她現在不想顧及那么多,她要和唐嗣說清楚,要離開這兒!

然,從下午過來之后,她就一步也沒能踏出去。

他看著她,“郁司城,萬世集團總裁,年齡二十七,身高一八六,還有想知道的么?”

這算是回答她的問題了。

竹煙眉頭更緊了,她聽過他的大名,出現在錦城才幾個月就成了橫著走的主。

“身段不錯,技術呢?”男人漫不經心看著她,寬厚的掌心撫上她巴掌大的臉。

嗯,竟然剛剛好,還有點顯小,完全是記憶里的感覺!

拇指在她眉角,看到那粒細細的紅痣,他終于瞇起深眸,冷不丁一句:“家里還有兄弟?”

竹煙心底驀地驚愣,她替唐嗣做事,用過其他身份,得罪的人必然排成山。

可素來沒人知道是她。

但是,一百個確定,所有任務里都沒和郁司城有過交集!

否則,這樣一張臉,怎么會忘?

竹煙受著他的小動作,手心緊了緊,語調清冷,“郁先生,我不服侍看不上的對象,你年級太小了。”

才二十七,唐嗣三十二,哦不,她出獄他三十四了,那樣的成熟魅力才是她喜歡的。

小?

郁司城忽而勾了薄唇,忽然握了她的下巴,眸底一片暗淡,“不試試,怎么知道合不合適?”

那一份邪惡里更多的是陰冷,好似她曾經對他做了什么一樣。

被他這樣誤解,竹煙只是擰著眉,“請你自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客氣?郁司城扯了扯嘴角,不當回事兒。

她今天對那個黑衣保鏢也不過是巧勁兒,趁人趴地上順勢踩進雪里,真說起來,沒什么身手,只能說很聰明。

“你干什么?!”她話音剛落,身體忽然懸空,心里一驚。

任她怎么掙扎,男人都輕而易舉的將她帶到了樓上,踹開臥室的門,轉眼將她扔到了床上。

小說《擄愛強歡:郁少的假面妻》 第1章 被當做禮物送出去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情有獨鐘小說
  2. 宮廷小說
  3. 武俠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 体彩海南飞鱼6分钟开奖 上海时时乐专家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北京11选5任五遗漏TOP10 支付宝养鸡可以赚钱吗 腾讯分分彩玩法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爱彩乐 网购软件靠什么赚钱 幸运赛车视频 永利棋牌中心下载 现在只想让自己忙起来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手机助手 百度极速版阅读赚钱攻略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