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絕品狂婿

更新時間:2019-08-26 14:11:07

絕品狂婿 連載中

絕品狂婿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云里來風分類:都市主角:張恒陳婉

主角叫張恒陳婉的小說叫做《絕品狂婿》,是作者云里來風創作的都市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身為傻子,為上門女婿,被鄙視,被欺凌。魂魄歸位,一朝覺醒,他必將駕凌都市,人間最狂!...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此時那個發出胡言亂語的聲音的人正被綁在椅子上,拼命掙扎,看了張恒一眼,突然沒了力氣,昏了過去。

“嗚嗚~道長,你一定要救救我們當家的”,此時局長夫人一看李道長回來,跑過來一把抓住李道長,哭喊道:“我們當家的從政這么多年,連虧心事都沒做過幾件,怎么就得了這個病啊,老天爺啊,難道好人沒好報嗎!!”

“夫人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這是我張恒小兄弟,有他出馬,孫局長這病有很大的希望治好,別擔心”,李道長安慰了下局長夫人。

帶著張恒來到孫局長面前,小聲說道:“這個孫局長,名叫孫開山,上任這么些年,為官還算清廉,這樣的人咱還是得盡力治治,江寧這一畝三分地就靠這樣的人撐著呢。”

張恒點點頭,抽過來一只局長的胳膊,探了探脈息,又扒開他昏迷的雙眼,發現眼中盡是血絲,還有一種詭異的紅光散發出來,看的張恒面色微變。

運起太極玄清道,順著孫局長的手,探了進去,瞬間面色大變。

轉頭向局長夫人吳舒道:“孫局長最近是不是見過死人?”

局長夫人吳舒哭著道:“他這個職位,見個死人不是家常便飯的事,難道他被厲鬼附體了”,吳舒突然大聲哭訴道:“老孫啊,你這輩子沒干過啥缺德事兒,咋就好人沒好報呢,老天爺,你睜睜眼吧!!嗚嗚~~~。”

看到局長夫人的表現,張恒把李道長拉到一邊,聲音放低道:“道長,事情有點麻煩。”

“張恒小友,何出此言?”李道長問道。

“血魂蟲!!!”張恒一臉凝重道。

“什么!!!”李道長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度。此時李道長的震驚之色已經壓抑不住,走來走去,走來走去,顯然極其急迫。

“道長啊,到底是咋回事啊,你們倒是說一說或者治一治啊”,看著李道長走來走去的身影,吳舒急忙問道。

“夫人那,不是我們不治,而是實在是不好治,孫局長這幾天在哪見過死人你知道嗎,夫人仔細想想,如實回答。”李道長停下來問道,

“他這個職位,和死人打交道的時候還是很多的,我想想......”局長夫人吳舒低頭沉思起來,忽然道:“我想起來了,三天前警方在江寧郊區——彭村垃圾處理廠那處理過一件女尸案,聽他說那個女尸好慘,全身骨頭盡斷,死了大概有17年,法醫鑒定那個女的生前應該是受了極大的折磨,平時老孫很少跟我提案件的事,那天老孫臉色就不太對,和我說了好多”,吳舒頓了頓繼續說道:“那天老孫回來一直抽煙,還說他這個公安局長不合格,發生了這么慘的事他卻沒辦法找到兇手,把兇手繩之以法,因為那個尸體死亡了太久了,盡管死的很慘,可是已經死了十七年,不得不把此案判成懸案。”

吳舒喝了一口水,道:“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你們能把老孫救回來嗎?”

張恒看了一眼李道長,又看了看一直在邊上候著的白褂醫生護士,李道長會意,道:“煩請幾位屋外候著,有些隱私問題需要回避。”

這幾個醫生護士剛剛被孫局長折磨的苦不堪言,此時聽到,如蒙大赦,點點頭魚貫而出。見到人都出去了,李道長對張恒道:“現在你可以和夫人說一下孫局長到底患了什么病了。”

見局長夫人看向自己,張恒道:“局長患的是病也不是病。”

“你這是什么意思”,吳舒一聽,臉色一變:“難道你們也毫無辦法嗎。”

“夫人聽我細細道來,”張恒坐在吳舒對面道:“局長患的癥狀我們姑且把他看作一種病,此病名叫血魂蟲,不知夫人可信鬼怪之說?”

“還算信吧,家里長放著觀音像,我重大節日就拜拜,以求平安,畢竟我們老孫從事的這種高危工作,我還是挺虔誠的。”李夫人想了想道。

“那就好,我接下來所講的話可能有點驚世駭俗,希望夫人聽過后不要外傳”,看到吳舒點頭,張恒繼續道:“血魂蟲,故名思意,它和人的魂魄息息相關,每一個血魂蟲誕生都是百年千年難得一見的,但是若是誕生了,就代表著一個不能瞑目的冤魂,或者死前受到了極大的折磨,或者受到了極大的**,比如看著最愛的人在自己眼前被殺掉,那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自己又被生生折磨致死,此人的魂魄便會化作血魂蟲,源于上天給的一線生機,若有人給她報仇,或者破案還他公正,它最終會消散,若是沒有,這個血魂蟲最終會化作厲鬼,害死無數人。”

“孫局長的狀況大概是那個死去的女子的魂魄被孫局長的正氣所吸引,附身而來,求那一線公正,而孫局長卻因為案子太過久遠,不得不把此案變成懸案,那個女子死不瞑目,其魂魄所化的血魂蟲有向厲鬼轉化的趨勢了”,李道長也順著張恒的話解釋道。

吳舒一聽此話頓時驚呆了,活了這么多年,她哪里聽過這樣的事情,不禁哭訴道:“道長,你們不會騙我吧,你們要是真的不會治,也別耽誤我家老孫的病啊,我家老孫是個好官,你們要是害了他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張恒點點頭,道:“夫人放心,為醫者最不敢拿別人的性命開玩笑,我現在先壓一下孫局長的病情,但根源上的事,還要麻煩孫局長自己來做。”

“張恒,可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李道長問道。

“煩勞道長為我準備一只朱砂筆,一張符紙”,張恒想了想道。

“那好,我打電話讓人送來,你等我一會”,說著,李道長迅速撥通了電話,交代了幾句就掛了。

見李道長電話打完,張恒想了想問道:“夫人,道長,可還記得孫局長發瘋時,嘴里都說過些什么,據我所知,這個血魂蟲在附體之后,都會讓宿主說出一些關鍵信息,以求沉冤昭雪。”

李道長和吳舒聽到此話,不由得沉思起來,吳舒首先道:“我記得有兒子兩個字,好像還有狗這個字。”

“老道記得有地窖兩個字,有彭這個字出現的較多,好像還有什么霸,聲音太模糊記不太清了”李道長補充道。

張恒,點點頭道:“這些信息都很重要,可能是救孫局長的關鍵,一定要記好。”

“叮鈴鈴”門鈴響起,李道長趕忙去開了門,回轉時手上拿了一個包裹,道:“張恒,你要的朱砂朱筆與符紙我給你找來了,都是最新的,你看怎么樣,能用嗎。”

張恒拿過來包裹,打開看了一眼,又嗅了嗅,道:“尚可。”

張恒把客廳的桌子打掃干凈,把朱砂磨好,符紙鋪好,道:“夫人,在事情開始之前,我有幾件事和你交代,你仔細聽好”,看到吳舒點頭,張恒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繼續說道:“我這一符下去,孫局長會恢復三個月,這三個月若孫局長找不到兇手,替那個女尸沉冤昭雪,孫局長會死,而且是極其痛苦的死去。其次是,剛剛我問你們的那些信息在孫局長醒來后,一定要告訴孫局長,這對他破案有幫助,想起什么都必須要說,孫局長能不能度過難關關鍵,有可能就在夫人想起的信息里,最后就是今日之事不能夠告訴他人,雖然治病救人是我本意,但此等事件太過匪夷所思,希望此事過后夫人能對今天發生的事保密。”

“可以可以,只要你能救我家老孫,你說什么要求我都答應”,吳舒急忙應道。

張恒也不再多言,低頭在桌上專心畫起符篆來,此次要畫的的有兩個符,一是封魔符,將未轉成厲鬼的血魂蟲封在孫局長天靈,以安其心,其次是通心符,讓孫局長在怨氣迷失中醒來,并保持一段時間的清醒,這個時間三個月已經是極限,再長血魂蟲爆發,孫局長馬上會被怨氣侵迷心智,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一刻過后,張恒終于畫好了符,拈起兩張符,一張貼在孫局長眉心,一張貼在孫局長后心,手掐法訣,默默念起咒語,兩道符無風自燃,卻未曾影響孫局長一絲一毫,只有飛灰不斷落下,看到這一幕,局長夫人終于把最后的一絲疑慮也打消了。

隨著兩道符紙燃盡,連吳舒都感覺道好像有什么東西消失了,屋子里再沒有那種壓抑的感覺,老孫犯病這幾天,她老感覺有一雙眼睛在一直盯著自己,現在那被人一直盯著的感覺終于消失了,吳舒不由得大舒了一口氣。

“醒了,醒了,張小友果然神乎其技啊”,李道長看到孫局長有不斷醒轉的跡象,不由得驚嘆道。

“我這是怎么了?”醒來的孫局長孫開山,一臉的迷茫,看著眼前兩張不認識的臉龐,聽到自己妻子喜極而泣的聲音,不禁問道。

“當家的,你都病了兩天了,你什么都不記得了嗎”,吳舒哭著跑過來一把抱住孫開山。

“我病了兩天?”孫開山剛要抬起手來打算安慰下妻子,卻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怎么回事,怎么把我綁起來了?”

“這事由老道來說吧,今天清晨我突然接到夫人的求助,說孫局長你......”李道長把發生的事大致說了一遍。

盡管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孫局長還是看向張恒道:“就是這位小兄弟救了我吧,若我沒記錯的話,剛剛李道長叫你張恒對吧。”

張恒點點頭,道:“不過我只能保孫局長三個月的命,能不能活下來還要看孫局長的能力。”

“這事也怪我,當時我應該再堅持下的,當時我是反對這件案子列為懸案一類的,手下的調查也有了一點眉目,不過因為調查實在太困難,在各方壓力下我還是屈服了,這也是自討苦吃吧,這是老天爺看不過眼了,來懲罰我呢。”孫局長有點苦笑道。

“孫局長名聲在下還是略有耳聞的,江寧能有你這樣的官也是江寧百姓的福氣”,張恒道。

“唉!老了,銳氣就失了,換我十年前,我早給他查個底朝天了”,孫局長忍不住嘆氣繼續道:“看張兄弟也是奇人一個,不知能不能幫老夫一幫。”

“我對查案一竅不通,這個恕我無能為力”,張恒拒絕道。

“不用小兄弟查案,只是保護一個人,來應付像今天這種突發危機,這件案子說實在的有了一點眉目,不過現在只能暗地里進行,我讓你保護這個人功夫不錯,刑偵能力也強,就是性格有些沖動,我希望在我派她去查這個案的時候,你能給她解決一下像今天這樣的無法應付的危機,當然不白干,我會欠張兄弟一個人情,在不違法亂紀的情況下,張兄弟的忙我會盡全力去做。”

張恒想了想,一個警察局長的人情,還算有用,于是點點頭。

孫局長開心的哈哈一笑:“我已經有十年沒欠過別人的人情了,今天算是破例了,值得慶賀一下,吳舒,去叫保姆做點飯,我和張小友還有李道長喝一頓。”

李道長忙拒絕道:“孫局長您身體未愈,不宜飲酒,還是吃些清淡的養養吧,今天我和張恒還有事,就先告辭了,改日再來拜訪。”

張恒看李道長如此反應,也道:“我確實還有事,家里還有個生病的妹妹,今天就不留了。”

孫局長見狀也不再留,道:“知道你們在這待不習慣,我也就不留你們了,不過張恒,答應我的事別忘記,”轉頭對妻子吳舒道:“吳舒,去把我的聯系方式和張恒交換一下。”

走出大門,張恒不禁舒了一口氣,剛剛畫符的疲憊此時洶涌而來,出了門張恒就和李道長分別了,李道長確實有個老客戶需要復診。

“兩周啊!”張恒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孫局長安排的時間是兩周后,他會打電話叫他去見他需要保護的人,并和她一起查案。

小說《絕品狂婿》 第一十九章 血魂蟲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耽美小說
  3. 奇幻小說
  4.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