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穿越 >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更新時間:2019-11-19 16:50:34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六月分類:穿越主角:慕容桀夏子安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是作者六月著作的穿越架空類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攝政王的醫品狂妃》精彩節選:特工軍醫穿越為相府嫡女,受父親與庶母迫害,嫁與攝政王,種種陷阱,處處陷害,憑著一身的醫術,她在府中斗爭與深宮之爭中游刃有余,誅太子,救梁王,除瘟疫,從一個畏畏縮縮的相府小姐蛻變成可以與他并肩而立的堅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子安到晚上子時才回到府中,府門關閉,沒有門房值班,她坐在石階上,身子緩緩地往后倒去。她全身已經沒有一絲的力氣了,又餓又累又痛,幾乎散架。她沒有力氣再敲門,也知道敲門也必定敲不開。躺在石階上,背后傳來冰冷的觸感,她抬頭看著星空,星際爛漫,何等美麗?浩瀚宇宙,能包容的東西太多了太多了,但是,無法容一個要努力活下去的生命。“二小姐,大小姐已經回來了,就在外面,要不要把門打開?”門房小聲地問。夏婉兒冷毒一笑,“開什么?睡覺去吧,今晚無需值夜。”門房知道大小姐大勢已去,況且,往日也沒什么地位,作為下人,他只需要看得勢的人臉色。“是,二小姐!”門房應聲。夏婉兒獰笑一聲,對身邊的侍女道:“我們走,就讓她在外面睡一晚。”“小姐,怕不怕明日被人看見?”“怕什么?今日的鬧劇,誰不知道?咱相府丟得起這個人,是她丟不起而已。”夏婉兒說完,揚長而去。子安躺在地上,聽到里面說的話,已經沒有力氣去生氣或者覺得羞辱,她只想好好地躺一下,回一口氣。這個仇,遲早都會報的,她不著急。口渴得要緊,口渴的滋味比疼痛和酸累更讓人難以忍受。她忍受著,腦子里不斷盤算以后。今日入宮本來一切都在她預料之內,梁王癲癇發作,不需要她出手,更是讓她覺得上天眷顧,但是,卻沒料到一個賜婚,讓局勢扭轉。今日梁王其實并非癲癇大發作,是大發作前的小發作,這意味著,在未來兩三天,他會再發作一次,而這一次發作,會特別的嚴重。故意讓御醫用針,是告知皇后,她懂得針灸之術,可以治療梁王,那樣,在梁王再度發作的時候,皇后會下旨傳她入宮。只要她對皇后有利用價值,那她的命就能保住。可如今卻橫生出一個攝政王來,攪亂了她整個計劃。相府要殺她,皇后可以救,但是,如果攝政王要殺她,誰可以救?而且,看皇后與攝政王之間的氣氛,應該攝政王也恨毒了梁王,如果說她治愈梁王,攝政王還能留她?多日籌謀,毀于一旦。她累,但是卻不能垮,不到最后一刻,她不能夠崩潰。正當她神思倦怠之際,聽得門悄然開啟,然后,聽得地上有“刮刮”的聲音,她側頭一看,只見地上有一碗水和兩個饅頭。她愕然,陡然抬頭,只見大門迅速關閉,只能看到門房小廝躲閃的身影。今天,子安落過幾次淚水,但是無論是在賓客面前還是在皇后面前,淚水都帶著幾分虛假,只是為了增添效果。但是,看著這一碗水和兩個白饅頭,她坐起來蜷縮起身子,放肆地無聲淌淚。門房小廝并不知道,自己的不忍心,會救了他一命,甚至,會改變他整個人生。他其實打算不在相府干事了,他沒有辦法,像前輩教的那樣,只巴結得勢的人。只等著,兩年賣身期滿,就走人。子安喝了水,吃了饅頭,然后把碗放回門口。吃喝了東西,又休息了一下子,身體總算是恢復了點力氣。她離開府門,往右側后門而去。看著高高的圍墻,她用力提起一口氣,攀爬而上,翻身落下。后院無人巡邏,尤其,這還是夏至苑一帶,這里,是她和母親居住的地方,沒有人會來。相府對面高高的樓臺上,有一人神情冷峻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站在最高的樓臺,可以把相府的一切都俯瞰眼底。“王爺,這夏子安,似乎有些功夫底子。”攝政王眸色冷峻,“倪榮,你馬上去調查一下夏子安,看她以前是否學過醫術。”“醫術?也不奇怪,那夏夫人本來就懂得歧黃之術。”攝政王想起夏夫人袁氏以前的名氣,有人稱她是開國以來最聰明靈秀的女子,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才情過人,醫卜星相也精通,是一位七巧玲瓏心的女子,諷刺的是,夏丞相卻把如夫人稱為玲瓏夫人,贊賞她有七竅玲瓏心。這話,夏丞相不止一次在旁人面前說起過。“對,夏夫人是懂得醫術的。”攝政王若有所思,夜風獵獵,揚起他的衣袂,他的冰容漸漸地暖和起來,“如此說來,他是真有把握治療阿鑫?”“王爺,這怕是不可能的,御醫說了,針灸之術太過危險,御醫尚且不精通,她即便懂得醫術,又如何能治療梁王殿下?”倪榮道。攝政王慕容桀不做聲,只是心頭另有一番打算。倪榮瞧著他的臉色,試探地問道:“王爺,今日皇后娘娘說要為您賜婚,您真的同意娶這個夏子安嗎?”“皇太后有權為本王賜婚。”慕容桀的神色陡然冰冷起來,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倪榮輕聲道:“若王爺不喜歡,不如屬下……”他做了個手勢,眼底陡然森寒起來。慕容桀沉吟片刻,“先看看,旨意下來再說吧。”他不會娶夏子安,不是因為她名聲不好,而是……子安回到夏至苑,夏夫人還沒睡下,聽得聲響急忙命侍女小蓀出去打開門。小蓀看到滿臉血痕的子安,淚水馬上就來了,卻強行忍住,扶著她進了屋中。夏夫人見到子安這副模樣,也是大為心痛,只是一向隱忍慣了,沒有當場哭出來,只是眼底已經涌上了淚意,輕輕地抱住子安,“對不住,母親連累了你。”子安卻輕輕地推開她,看著她腫起老高的臉,聲音冷峻地問:“怎么回事?”夏夫人不甚自然地轉過臉,“沒事。”小蓀再也忍不住了,哭著說:“小姐,您入宮之后,老夫人便派了翠玉過來掌夫人的嘴,直打得夫人口鼻流血才罷休。”子安凝注滿身的殺氣,陰冷地道:“那老東西,我不會放過她的。”夏夫人卻不在乎自己,讓小蓀去打熱水給子安洗澡。然后,她為子安清理傷口,看到子安幾根手指血肉模糊,她終于是忍不住落了兩滴眼淚。她沒問子安今日在宮中的情形,看她的傷勢,便知道她在宮中遭受了什么樣的對待。子安看著她,輕聲道:“母親,我沒事,梁王癲癇發作,我救了他,并且,我也跟皇后說了,針灸之術,可以救梁王。”“針灸之術?”夏夫人蹙眉,“你真的有信心嗎?”“母親放心,我有把握的。”子安篤定地道。“你是有把握,”夏夫人坐在她的身邊,“但是,皇后會讓你冒險為梁王醫治嗎?”

小說《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第十章 我要報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言情小說
  2. 古裝小說
  3. 情有獨鐘小說
  4. 職場對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气冲天试玩 中国福利彩票3d走势图 玩私彩怎么赚钱 工程车是怎么赚钱的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体坛网 快乐12任五技巧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安卓计划 腾讯桌球辛运28 做健身预售赚钱么 辽宁快乐12玩法技巧 天天棋盘 重庆时时网页版计划 往各店送塑料袋赚钱吗 七乐彩走势图机选 胆大包天动物打一生肖 地下城勇士手游2018体验版